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转载】《摄政王》作者:蝎子兰
yonggan712 在线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湍急之河流
UID: 1415665
总积分: 46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00
城堡币: 134 个 充值
经验值: 186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1 点
转盘点: 198 点
1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279(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12-14
最后登录: 2019-01-23
[0]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01-11 15:48:23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耽美小说 分类

【转载】《摄政王》作者:蝎子兰

原文转载自:http://www.txtnovel.net/thread-3469720-1-1.html 9WTuD;9V   
-\nrU\!  

/)J]aN&  
【文案】: rC9.nzP \  
李奉恕四平八稳活了二十二年,然后,他当摄政王了。 1GvW4_/Hz  
,>Ft0Vz  
架空的历史,胡编的故事。 R+Wy,i  
tZ3,X ]7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爱情战争 ZZ5!!Y@<  
EeWhwu1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奉恕,王修 ┃ 配角: ┃ 其它: ,Baqg,9:8  
juI@t?H`4  
【站内链接】: https://www.96cb.net/t2410652 'mvD41t  
7^\xNL+*  
【文章类型】:连载中 历史 宫廷侯爵  无CP <,B;WHQj  
vQ+GSerlgQ  
【推荐指数】:★★★★ \I8V/zs N  
Ke@Se.  
【原创书评】: xL AM_'5  
=>v& b"  
原创简介: m>q]OCc  
HX h5'U2`  
鲁王李奉恕的皇兄死了。 TKjfn5uE/  
i$=J%{xnV  
继位的皇侄年幼。 pB6su/"  
wZ>,5e\@?  
于是,他成了摄政王。 :Uk( DS  
;"E5"V:  
原创评论: sd7B_PhaOT  
.5kH1zT  
赤底金线的“晏”旗挑起,对一座空荡荡的城,对数十万不瞑目的魂。 *NcJaAN/  
\Em)Xvh  
这繁花锦绣,确实烈火烹油,死死地压在白骨积野之上。 <n}@PVI  
MDjCFr_  
鲁王穿着太祖的黑甲,静默地矗立着,任千古骂名,滔滔民怨,眼中漆黑的无一丝光,仿佛要将高大的身子站成大晏最后的墓碑。 R;4j}ms  
~pDFM/i  
世人谤我毁我如何,虽千万人吾往矣。 Mf4BWx  
kN*8Qk  
作者有一支妙笔,化明作晏,寥寥几句勾勒出那些沉在史书杂集中的尸山血海,赤裸裸地剥开膨胀的野心、无餍足的贪欲、假惺惺的伪善、冷眼旁观的自私,一起蛀着这个仍然架子庞大的帝国,听不见悲啼哀嚎,看不见人命如草芥,居庙堂之高,也不过是为了名利权色——“长城斜了,长城歪了,长城要倒下来来啊长城长城!” #F;(EaYm  
XA#?pG'^A  
是的,这个庞大的帝国早已从根子里腐朽,借一点日薄西山的余晖苟延残喘着,外有群狼环饲,内有禄蠹汲汲名利,臣子操纵着皇权,年幼的天子在太后的掌心中心心念念的是皇室的尊严——他们合力。把土地与百姓捧上了砧板,任人鱼肉。茫茫的神州大地,四下环顾,“一腔热,嘉峪关直溅到山海关;喊人,人不见;喊鬼,鬼不见”,响彻了悲歌,踏着血死去——数页的历史前,那个被影射的朝代,就是这么无力地挣扎着,将白练往枯枝上一套,流尽了最后一滴热的血。 /5s*k,w  
?|)1+C .-  
然这影射的国里,作者凭空地生了支砥柱,子虚乌有的鲁王,年少时惶惶然地掏出每一块砖都沁了血的紫禁城的鲁王,在王府里沉默种了六年葱的鲁王,是小皇帝梦中喝退一切魑魅魍魉的黑虎,眼底映着龙椅上父兄未干的鲜血,狂妄地,艰难地,妄想独撑起缓缓落下的帷幕。“旋天旋地的晕眩里,大风沙里,砖石一块接一块,一块接一块的砖石在崩裂,摇撼比战国更大的黑影,压下来,压向他独撑的血臂。” 4N?O\\tik  
bgjLeq  
长驱直入的侵略者狂笑着挥舞屠刀,削去花白的头颅,砍断健壮的躯干,剥开隆起的肚腹,踏碎稚幼的肢体,血流成了河,尸积成了山,随着风奔向深深的宫闱,埋进摄政王黑沉的眼里,却动摇不了朝堂上汲汲权名的心。不要说是刀笔匠无边际的夸张呀,君不见女真入关,嘉定十屠,江南的血淌满了西湖,屠刀一次又一次地犁过扬州,十室九空,唯有养肥的野鸦,恹恹地食着血肉。 B  ? h6r  
5y %# A  
另一位太太这样描写旅顺大**:“我在血海里走,道路两边全是残肢断臂,孕妇肚肠横流,婴儿被穿在刺刀上,男人们被打成蜂窝一样的血泥,甚至连猫狗都被砍成两段。天黑了,整座城市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一家燃起烛火——千家万户瞬间空了,因为所有人都被**殆尽。” .h8rk?JY"  
iNd|9Qh`$G  
可是,这流的血,还不及那沦陷的边境。 V Pm-wc{I  
MlJwMG-  
我听说,君子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沦陷的城里,有人迫不及待地折断了背脊,谄媚地逢迎着满身血气的侩子手,将脸送到沾满族人鲜血的靴底;有人从容地做着楚囚,用三尺残躯殉大好山河,头颅高高飞起,肉体已死,魂灵不灭。 G?:CO9/%1:  
Q!E7/>F  
这摇摇欲坠的城,这深陷泥淖的国,纵摄政王榨干了心血亦不过杯水车薪,朝堂里冷笑着“杞人忧天、无稽之谈”;百姓冷笑着“肉食者鄙、宁有种乎”;群狼冷笑着“螳臂当车、蝼蚁撼树”——噫,只见得众人推墙,却没有谁来拾一拾柴、送一送碳,摄政王沉冷地矗着,黑甲的剪影似坚不可摧又似不堪一击,这直率的坦诚的固执的男人在权谋的漩涡里要为大晏挣出一条路来,哪怕剔骨剜心,万死不辞。 f0i'FnLh  
$(yfD?RV  
我期待着下一章的更新,天色未明,路在何方? oV3<N#,  
,c}5cOe/N7  
我恐惧着下一章的更新,鲜血淋漓,不忍直视。 c2Vb=N\`  
@K.TG #>MM  
那些说着杀戮是民族融合必有的阵痛的人啊,那些说鲜血是历史前进不可撼动的必然的人啊,去看看马蹄下惊惧的眼罢! IHfACT~.m  
8]nn'  
哭崖山,哭南明,哭的不是那烟消云散的国,而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民。 %0 K\~  
Z#<ySn<  
江山何辜?百姓何辜? 若到了阎罗殿上,唇舌该吐谁的名姓? ]88<-eo8^  
ux3OABHd  
“最后是楼上,众人推墙,霹霹雳雳的一阵洗牌声,拍我惊醒!” oN fJM8U{c  
5^pf +IJ  
[ 此帖被yonggan712在20190111 15:59:57重新编辑 ]
Ninaflex 离线
专业断楼100年
头衔:论坛版主
级别:大西之海洋
九六名人堂:NO.47
UID: 1144509
总积分: 786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693
城堡币: 1208 个 充值
经验值: 6050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139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8469 点
1月发书点: 0 点
群组: 流水年华
在线时间: 1811(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5-10-31
最后登录: 2019-01-22
[3430]蛋[0]



1楼  发表于: 2019-01-11 17:39:29  
这篇是新的啊,看到好多人在推,看样子是写历史的,不是写感情的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奶奶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