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失恋症 TXT小说(完结) 作者:亦舒
要成长为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头衔:书评组
级别:海洋之星月
御赐: 你有病啊!
UID: 77284
总积分: 17071
精华: 2
配偶: 单身
发帖: 17820
城堡币: 113 个 充值
经验值: 15238 点
宣传值: 4 次
九六币: 181 枚
发书点: 183 点
转盘点: 15587 点
2月发书点: 0 点
群组: 陌颜祭℡
在线时间: 1789(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23
最后登录: 2019-02-19
[27118]蛋[13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3 18:37:50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言情 »  现代 分类

失恋症 TXT小说(完结) 作者:亦舒

       XYCGs9He  
        在巴黎那段日子,过得伤心极了。 5rz,wI  
Wk*pB=  
  心上带着巴掌大的疤,走到哪里都没有人生乐趣,往往在美术馆呆坐。 r}%RSz {HC  
qa&{6mVU~  
  我心爱的是小皇宫美术馆,那里往往展着各家作品,我在长凳上,一坐好几个钟头,不言不语,待创伤恢复。 MnC0S"x  
O;J*2O]FW  
  是的,最好的办法便是远离伤心地,静静的避开,需要多少时间就多少时间,待人变回正常,再着来一次。 V`~>:5  
p+s;qf7A  
  我是一个奢侈的人,我有这个钱,我也有这时间,如果有人认为我小题大做,那必定是因为他未曾遭遇恋爱的失败吧。 }AFZ`"o  
&r"&=Fg|  
  不知多少个日子,我坐在梦纳的“荷花池”前,外边秋高气爽,一地黄叶,巴黎之秋色在沉着中不带伤感,正是旅游的好季节,但我无动于衷,我的心已死──暂时已死。 [W'`v3Xc  
"VJj"!  
  他们两个人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R(wxk*p  
z3us"%p C  
  待我发觉时,一男一女已经坐在我背后的长桥上说话。 jkGcrH`O  
*su.6wOP  
  周日上美术馆的人很少,秋季又不是旅游旺季,一整间美术馆,除了穿制服的管理员,往往小猫三只四只,难得有个艺术爱好者。 r6^2_  
_d-+JqAl\  
  那一男一女长得很漂亮,年纪跟我相仿,约莫廿多岁。 [xE~r%\@Ep  
-qwt$[&Ck  
  那女孩子有一头天然发曲的长发,纠缠不清的垂在肩上,像人类的感情。她穿白上衣,粗布裤,一双球鞋,面孔俊美,犹如画中人,小小的面庞,配着黑沉沉的大眼睛,并没有化妆,她的神色哀伤而坚决。 !$6-`liqNB  
wC4 O!*fJ  
  男的长得很均匀,粗眉大眼,衣着考究,这种男孩子是很受女性欢迎的。 ^)d Vv_/+  
}K|?),GF  
  他们坐在我后面,起初一言不发,我以为他们在欣赏名家作品。 fl8e$B] $L  
~vF . 8  
  后来是男孩沉不住气:“怎么约我在这种地方?” heIP~Mb  
+6-SSXkm-  
  女孩问:“不好吗?很静。我们第一次见面,也在这里。” moGwq*  
EB&KtS^C.  
  “何必再说以往的事。” >_2#3  
*CnL:e  
  女孩沉默。 $z~KIZLb  
F4qIKbjn6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不再爱你。”他说。 'h:m>Azk~I  
s,MWgu-  
  听在我那不相干的耳朵里,却是一震,心“咚”的一声,直往下沉。天啊,他怎么挑在这个地方这种时候说这种话? xHRf<*bZ  
I,D>=z6!W  
  女孩仍然不说话。 i(6rQ h#!w  
y4i<b`  
  我忽然了解到她脸上的哀伤。 44a_e+2C  
C5#f0(  
  我低下头,一动不动,佯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qoLq{w)s|  
'A+p` 6^  
  女孩说:“我跟你在一起,已经十年了,记得吗?十年前父母把我们送出来欧洲旅行,我们就是在这儿碰见的。”她的声音比较低沉,我听不到太多的悲哀,但却充满无尽的失望。 ua8V$.m=1  
10T !q  
  男的声音像是有点转目余地,“十年相聚也已经够了,你难道还没受够?大家的脾气都不好。” m. ou=G)\  
0}#}|du  
  “她在酒店等你?”她问。 9NXQPQxT  
"0]S~&fE  
  “不,她已经回家。”他说:“我是特地来见你的,正如你说,十年交情,难道我们不做个朋友?我总希望你好好的。” &H#B*P:<  
wp"3}nW"  
  她又沉默。 x5N9;e0}  
w6F&KU`i  
  我心里面说:是的,连陌生人都希望你振作。 zGDIUD .  
{c3{iE"  
  “没有我,你还有许多其他的生活乐趣,回去吧,你已经在巴黎就太久了。” zUdYM+cr  
6RB~j[N  
  “是爹妈叫你来的?”她问。 T <s"DPz  
#_V!Sab\Ow  
  “是。”他说:“他们为你担心,他们说或许只有我可以劝你。” O\Qyn3T6  
8we6R,':C  
  “你也太好心。” ]t f:I,s  
& 6#sy7e  
  “我是他们的子侄。” [<kMXx&i;:  
Ceuy$y|'wZ  
  “你撇下妻子,她不怪你?” RcPky+ .L  
OGv" V%  
  “她很了解,她已经回去。” 2.c!4QQ  
Xh^< &R_  
  原来他已经结了婚,我惋惜的想,多少有情人并没有成为眷属。 kF$B}*  
@Z-0P,7]l  
  其实她也应该放弃这个男人,人家既然已与他女友结婚,她还等什么呢? H1]<X?fyR8  
j^ 5M  
  “你回去吧,”女郎说:“不要管我。” YE/X'<gB,  
AhS8-]o)?'  
  “你不跟我返港,我心不安。” ?y { ad  
m34I87ZU  
  “没有什么值得不安的。” " % 4   
GoyW- '  
  原来如此,他是受良心责备而来。我动了一动身子。身后的那位男子马上警觉了。 sOV\1d C-  
% *L>mo }  
  “我同你出去吃点东西。”他说:“这裹不方便说话。” )b\8&X]  
jp`Rp{ z5  
  “我不饿。” DE\3 S;e  
[LXQ  
  “你总得吃些东西维持生命,已经瘦了一圈。” ?O'V,5q;  
Llm0lt:-"  
  “你回去吧,我不需一个可怜我的人在我身边婆婆妈妈。” ouV>c/v  
v.z6JO s*  
  “为什么你见到我没有一点高兴? bzk!eZb{9y  
\#){X} M  
  “因为你不再属于我。” zr>rOY;lm  
;8/u`LoeZ  
  “你总会找到属于你的人。” uEcwN%  
4>qd'9  
  女郎的声音大起来,“我不需要这种漫无边际的安慰。”管理员都侧过头来。 X&NnKhP  
6# 9ODC6  
  “我们走吧,”他彷佛在拉她。 fL2=uF.mo  
f7oU  
  她挣扎两下,终于随他离开美术馆。 3ne.OeWm  
N|~r<\]  
  我转头,看到她苗条的背影在走廊角消失。 i$/C+ax#  
ZB233 9#>  
  一个任性的女子,毫无疑问。 ISA`Anp 5@  
yYW&fP3P  
  我随即失笑,我又何尝不是一个任性的人,为了失恋,跟她一样,跑到遥远的国度来逃避,看来吾道不孤。 KWf<VM^R  
/m^J |2C  
  他们的命运已定,注定是分开,我呢,我这样一个人在巴黎文要留到什么时候? `v2y'm  
3U3<;4z-G  
  我跟自己说:鼓起勇气来,办好飞机票,回家去吧,爸妈何尝不担心我。 \4S'2]A  
dw@WuCBFp  
  我一直坐在美术馆中,直到背脊骨发酸,才回到小旅馆去。 8{NCP=  
wHk83SH4y  
  我已经在这间六个房间的旅馆住熟,与老板娘好得很,她把我当自己人,替我缝钮扣、冲咖啡,天天问我,“你今天好一点没有?” m3Ip@06  
q{v@ a8\zt  
  我是唯一到巴黎而没有心情观赏风景的人。 i4 g|  
/ 4MLTv)  
  我有异于一般游客。 hwRhHSux  
GPL5\=C  
  傍晚我到一家小海洋馆去吃饭,叫了白酒吃八爪鱼。法国人有很多事跟中国人很像,什么都敢吃是其中之一。 Cb 5  
`!(^$oA  
  很快我便喝醉,摇摇晃晃走到赛纳河边,真害怕自己会一个倒栽葱摔下去淹死,但又觉得死了也好,一了百了。 Tanz7lQmW  
uL1-Wu  
  拉扯着回旅馆,倒在床上,一下子睡着。 6Yzkxm"5  
H<G[8:d T  
  半夜醒来,发觉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悲自中来,伏在枕头上流眼泪。 yBj[/1}}{  
sYHCSqOf  
  这些日子来我也忘了自己是个大男人,我彷佛成为个中性人,除了感情之外,没有其他触觉,天天活得如一颗菜,饿了便吃,倦了便睡,伤心便哭。 Da G1{b^  
uTup1MPK  
  走肉行尸,还要到什么时候?夜间不寐,我常常这样问自己。 FJinoT0  
 1gdsP  
  做人有什么味道呢?恋爱失恋,创业失业,走完一次又一次,劳累不堪。我的伤痕要到什么时候才复元?我已经很疲倦,真怕会支持不住倒下来。 Zsr|mJR!|_  
73O&\d  
  第二天,我双眼布满红筋,在楼下喝咖啡,老板娘看我一眼说:“你看上去像黑死病患者。” ?7nj%-  
q5Tlr3[&6  
  事贵上我亦怀疑,如果我患的是癌症,我是否会更痛苦。 EEwf!|:  
9#n}=if  
  “去吧,去郊外看马戏吧。”她说:“鲁昂有马戏团。” cE)T7!O  
=xEer7>A.U  
  “我走不动。”我倒在沙发上。 xx&UykU~O  
bYre SXQ@  
  “走不动?”她说:“那么你应当回家。” qwt$(4"  
$puq.}  
  “家?”我呻吟。 :p>iP#  
>_ jwb^<T  
  “回家吧,如果你真能忘记她,即使她站在你对面,你亦能忘记她。”老板娘挥舞着双手。 \v4HdPis  
6KTzF$_&  
  这无异是至理名言,但是谁能够做得到? *e)'=J:W  
+6wt1hYM  
  我站起来,挣扎地走向大门。 IQE#fQ  
<|VKiCE`  
  “你又要往哪里去?至少换件衣服,洗个澡。”老板娘说? Za,I4 >P2  
f,RS2,f5  
  昨天才洗过,谁高兴再洗,况且洗、不洗,谁知道有什么相干。 w7mS 5) I  
:M8GU[^  
  我静静的到美术馆坐下,原来的长桥,原来的位置。我对牢荷花池已经一个月。时间治愈一切伤痕,只是我的时间未到。 ]PW?;gDz  
Tt,12)d  
  当我再听到那个女郎的声音时,我的震惊是很强烈的──同是天涯沦落人。 &u4{$#F>&  
 3 a  
  她在身后与那个男人说:“别缠着我。” t+$ *.vD{  
@ J b#!4O  
  “我明天就要回去,你放心,我会走的,我将告诉你父母,我已尽了我的力。”他说。 +Li5V(Gu  
!#5 & _\ ^  
  我需要很大的克制才能不转过头去。 Lqn4x;7x !  
OsL(JPc  
  “你现在就走,好不好?”她央求他。 6_4w"{SE"  
81:Kkt\o)  
  他叹口气。 VmKdCLbIk  
`+6:0C\  
  我转头看过去,她更憔悴了,仍不失那份清秀之气。 OgZ^6V  
(n8p%bwv  
  我不明她前任男朋友为什么一定要求她回家去。 \sr!f6 .  
HMW**0  
  我竖起耳朵听看,一边为自己的好奇心惭愧。 f `wM[rqF  
;&7IHV:g  
  “你这样倔强,大家都难过,放弃了学业,不告而别,都是我不好。”他像是忏悔,又无赎罪良方。 EDLofm  
/R=gJK%_ct  
  “你已另娶,索性快快活活的过,何必来理我。” lzyIC:  
kzwkLS%.  
  我继续窃听。 2w|YNIP  
N{ff `9(  
  “我知道你帮了我很多,”他说:“你们家一直对我好,我欠你的实在不少。” LF-iXO?{:  
w~bO"q{j  
  她说:“记得?你还记得?” `g.t  
lKRN<R  
  “大学一年时父亲破产,也多得令尊帮忙,我无话可说。” 79ZF)| ;  
<{;,=) "  
  “过去的事,提来作甚?”她愤慨的说。 6? )8)2@  
1a4|PUk>  
  “与你在一起,我处处要记住报恩。我……有我的痛苦。” :B(J8 :D  
nw0W"f Mx=  
  “所以你要从头开始,不拖不欠,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她说得很讽刺。 6T C  
q G[f|d  
  我低下头,他们之间的事,我已知道七七八八。 Ye]B$"  
MN\ 'r  
  奇怪的是,我那段感情的结束,跟他们相枋。我们也是十多岁就相识,她父母在街角开一间杂货铺,常常替我们送汽水上来,她的父亲要她辍学,是我替她交学费交了六年。 0`kS?wXl  
CY {$ p,`Z  
  但日子久了,她觉得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决心要离开我,到处找籍口。终于她成功了。 z+L`O1DE  
gl 5xY  
  在别的地方,对毫不相干的人可以扬眉吐气。在我面前,她不能放肆,我知道她的底细。 ezX+ro@q  
4CZ;Vll  
  我也曾经自我检讨,是不是自己的错?我是否一直把她当孩子?教她用刀叉,带她到各种会所,买合适的衣服,把她塑造成一个似模以样、出得场面的人。她是否因此恨我? *>vGhLOhD  
gm&,jgQ^a  
  我深深叹一口气。 AHX+lKz  
OsOVv$  
  美术馆内的空气调节往往是一流的,因为温度与湿度对书会起太大的影响,光线自落地长窗内透入,使我觉得样样东西都似蒙上一层金光,没有什么是真的。应诺、希望、理想、一切都会得落空,到头来面对整个世界的落寞,只有我们自己。 lo$-}"#'  
A smJ^  
  这种感觉叫万念俱灰吧。 * `Rt j  
sQU7p`W  
  后面两个人沉默很久很久,我几乎怀疑他们已经走了。 x=LMLd  
SIPQ3+9%x\  
  但是没有。 vB\ X 6!  
Ah{yVtjO+u  
  长条木地板上有他们的身影,长长地映出。 "p?!k(.J  
Z4%n7_C  
  我改变了我的姿势,微微侧身坐,就可以看到她脚踝。 `/dr$k  
X%j``,5+K  
  她穿着双白色的橡皮鞋,没有袜子,鞋头已脏,穿了个小孔。可见她根本已不注着仪表。我也是。太阳上上落落,它的光生生世世照不到我身上。我是否已经完结了?天啊回答我。 #(]|M,1_#  
.RSl_?9q  
  这一次他们没有走,是我站起来走掉。 Ucen5:.Y6  
wDFW!s?Da  
  我到公园的草地坐着,独自养伤。 mVD+*F"n  
;W04+O  
  我故意纵容自己,毫无疑问,趁失恋的机会呼天抢地,可以获得痛苦的快感,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做一个最最自我中心的人。 mfpjje  
l4Ml :_k  
  看到那个女孩子,我觉得自己的情况并不太坏,我不是唯一被遗弃的人,我的不幸有人分享,我似乎是安乐了一难。 aa1by(4{  
6V-0BeC\  
  那日回旅馆,我居然坐在那里看电视节目。 ;[,pL4@  
\6NIqJ)V  
  一个女歌星在萤幕上唱着不知名不知歌词的怨曲,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深深的感动──为感动而感动。 ]U}k`Dt  
6 D0+`j C  
  也许我一点也不懂爱情,只是为恋爱而恋爱。 $3\ ;!u  
T~!TE* r(  
  谁知道,不是没有可能的。 493# sty  
)66# O  
  我深深的叹一口气,回房睡觉,上楼梯的时候被人拉住。 '4ws@P'~  
f&lM)1U  
  旅馆老板娘问我:“你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她扬扬手,“我要掴醒你。” RXdJ)![h  
 eC\2z"  
  我微笑,这个好心的法国女人,真过份。 lY`vT-|;N  
sA1x?gV1  
  “嗳,你笑了。”她惊呼,“我第一次看见你笑。” a)L&t9  
+}zE0Sn K  
  我用手摸摸自己的面孔。我的本能竟恢复了。 |6B&zg;t  
}T>@9  
  我上楼去。 dWp7Rd!&z  
JP6C)a:  
  在小房间内徘徊一会儿,取出刮胡刀,剃干净一脸的于思。 .dOBgt  
qDcQ*sc5  
  头发长得好梳辫子,我想,明天上理发店去,还有,要买一、两套替换的衣服,我不能够一辈子看上去像个难民,对我没有好处? Z JBj ?O  
K\B0WT  
  于是我安然入睡。 )j*#A /[  
J*1Lg4   
  半夜还是醒,我狼嚎似的叫了数声,心中彷佛舒畅了一点,转头再着新睡。 8+zB{Y zb  
E^jurDm|  
  没有好得那度快,但自这一天开始我有显着的进步。 T9N}}r~&RL  
)vn5DubhB  
  第二天我头一次不上小皇宫。 zV?::YE  
gX*7[,ro>  
  我到豪华的饭店去吃了一顿好中饭,买票子观莫里哀的戏剧,理发,买新衣换上,旧衣全丢掉不要,又逛书店,买到许多漫画书,再到精品店去选一小瓶古龙水给旅馆老板娘,相信照照镜子,我也就跟当人没有什么分别,至少外表要装得似模似样,心里面有什么苦,何必露出来,我要传谁的同情?什么人会同情我? YBkL\}9W  
R'>=8P`f  
  我闲荡着回去。 #g~|P"u  
[?x >'  
  旅馆老板娘给我一个大吻,立刻把香水擦在身上,到处问人好不好闻。 +a-rftk  
p *4=Ft0  
  我真不明白她怎么会如此感恩,一小瓶香水而已。 PX50Hpbi  
\8/D_RG+  
  她叫:“像你这么可爱的男人竟会找不到爱人,我不相信,我会同你介绍。” >Ev ?-  
j.?WG\yC  
  “算了吧!”我说:“介绍什么人给我?菲菲、芝芝、露露这些我是不会忍受的。” QZvzGn'&  
X4\ZLbPRg  
  没有女朋友有什么相干,反正一个人来,一个人去。 ;AsG[Z^3$  
< h4pz].  
  我仍然是太消极,但我实在不懂得如何振作。 w6W72{ <  
3uy-WkVXbA  
  天暗了,我观毕剧一个人走在街上。 C2GO&D  
%(`$}eo4  
  欧洲的秋季,美丽的欧洲,美丽的秋季。 [ZZ8p\\n`  
4Stz<,6wG  
  我心向往的城市,我在街上慢慢踯躅,诗人的灵感却拒绝为临,我心如一块铝,一块石头。 QoYnxTz&  
:h\4%_  
  这一夜我的心境又略为平静一点。 :y]Qxvh|  
(es|NnE  
  第二天我换一张长凳坐,开始注意美术馆四周围的环境,已经是感慨多于悲哀。 5nh%,v\MS  
A2Y@YRAD?  
  我要痊愈了吗?这年头,要为爱情死亡也艰难吧! P$QMaN0<u  
l8Ufc@  
  她又来了,这个卷曲头发的女郎,她更苍白更消瘦,双目空洞,嘴角挂着绝望,可怜的女孩,到底发生些什么事?她真的不能自拔? .U C}3Ho  
(D! GO^  
  她眼中没有我,她根本着不见我,她现在没有心情看身边的风景。 qOeB1JTf  
cO&A >  
  她呆呆的坐下。 WDBd(b sM  
aE?T*<;  
  不相干的人会以为她爱上了墙上高更的“红色圣母”,但不,她目中无画,心中无画。 _p%Vf\+  
"@)w\  
  我知道,因为前一阵子,我也跟她一样,心像是被挖空了似,双足如踏在云中,不想吃不想睡,双目发涩,口中发苦,心中发酸。 ~o?s*[bRP  
%.Md~o  
  可怜的女孩,患上失恋症。 /s5Zw*e  
qpC<RL}  
  为什么总有些人要令别人失恋?是谁先有意?是谁先薄幸?是什么人的错? S0uZ X/U!  
TTMsUl-=N  
  真是伤心。 BYB_Ci$ jc  
W L2ju ku  
  她傻傻的,笔直的坐着,像是要化为一尊石像,动都没有动过,身上的衣服仍然很单薄,她已经忘记要换季这回事。这个倒霉的女孩。 d-@*qh_$  
pT!'X ^)Wk  
  我如何安慰她?当别人安慰我的时候、我也不想听。 Qr8:dC5  
/%d]z<Q1C  
  失恋的人,只好由他自生自灭,该痊愈的自然会好,该溺毙的自然会死。 \lCD::G)  
,8%Ih<  
  我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向她。 ]bByT45<  
u57Su\  
  忽然有一个活泼泼的声音说:“姐姐,你真在这里!” 1;F5oX  
|/go}jr&  
  我睁开眼睛,是一个跟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子,稍微年轻一点,短发,穿巴黎这一季最新的服装,蹲在她姐姐身边。 W&bvv"  
o_egr(Ru  
  “值得吗?姐姐,值得吗?”她摇姐姐的肩膀。 vKt.EU{  
$Hvv^[*S  
  “连你都来了。”她姐姐麻木的说。 e[r*qg  
Q3)#DM  
  她妹妹说:“姐姐,每个人都要赶来巴黎了,你真是,累得大家鸡飞狗走的,干嘛呢?” |3`,JM/"  
"W^k:Ul;I  
  她说:“你们真讨厌,让我静一静都不可以吗?” ~ >/+o  
>DRZi7P  
  “不放心你,姐姐,我们爱你,真待你一个人孤零零流落异乡的时候,你才知道苦呢!” V--kmFv/  
o)FQkHCz  
  她沉默,她的沉默是苦果。 Xz/5BMq   
d~GN?ie  
  “你瘦得像个痨病表。”妹妹脱下一件外衣,罩在她身上,“也不怕冷,才十多度。” A&66spS H  
D/yxf9GX.  
  “今天下午走。”妹妹说。 ^2@I{p   
RKKIR9)<  
  “我不想再见他。” =~Uyj FtP  
W?\GP_Ae  
  “你心中无他,就永远见不到他,心中有他,他在千里之外,你一样看到他。”妹妹说。 uv_JgdG+Z  
u=n>o|S  
  她并没有表情,自顾自看看双手。 lKC-N/  
bli!G-?Q  
  “还是想不开?”妹妹说:“为什么挑巴黎?一个花团锦簇的城市,跟你此刻的心境不配合,你应选萧杀的河蟹,或是古旧的伦敦……什么地方都好,除了巴黎。”妹妹年轻,叽叽呱呱活泼泼说一大堆话。 C%cH@W`I  
8`bi6ngQ  
  整个美术馆忽然热闹起来。 z@p,G V_  
*\$2,wB/Lh  
  我微笑。世上最可爱的便是快乐的女孩子。 'p'@PV +  
W9b,`u_o  
  忽然妹妹问:“那是谁?” Cn7=_RB~  
2k=N3'dS  
  啊,她们发现我了,我的心轻轻一跳,咦,我的心居然恢复跳动了,好奇怪,连自己都觉得意外。 SH 3t8M<  
:@CM <  
  但是她随即茫然的答:“什么人?” TS3..80  
:$ w$,8W  
  “那个一直坐在我们前面的人……他……”妹妹的声音低下去,一定是在谈论我。 %{Sm%?a>Y  
|aYG  
  “不知道。”她说:“公众地方,谁都可以来。” 3 vq]vm2\  
< e04,k  
  她没有心思注意到我,这是可以理解的。 05rdBN(b9  
t VU {>`6  
  妹妹又说:“你带我逛逛巴黎可好?你最熟这里,这次妈妈叫我捉你回家,连带提携我有这个旅游花都的机会,老姐,多谢你。” *Mf !w<Ol  
2@N\$  
  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这小家伙真好玩。 Fs2u/vCi  
A3QjCXGG  
  “我要你为我拍许多许多照片,姐姐,回去拿给同学着,来,快陪我出去逛逛,别坐在这里发呆。” A9)(16(|^  
9$d4A5~  
  她高声说了这么久,管理员终于忍不住,过来干涉,在她面前踱步。 7*e.+L:0J  
w4gQ9vr  
  “干嘛?”妹妹问:“干嘛瞪看我瞧?” Vz{ ?gW>  
[%"N41  
  “不准喧哗。”姐姐说。 )# ?"nwM  
%}(kgm1F  
  “我们走吧!”她干脆拉起姐姐,“反正这裹不欢迎我们,我们到百货公司及精品店去,我看中双黑色漆皮的靴子,才一千多法郎,姐,你要支持──”她一阵风似的把姐姐带走。 E3j+Q.|  
h&Ml2x?  
  正常的女孩到了巴黎,这是正常的反应。 UMr$ GDR  
DB f>r#  
  听到爸妈的声音,恍如隔世。 tyBDfb1{#7  
z*DsP>TQ=  
  妈妈悲喜交集:“大儿!你到了哪里?大儿!” X#7 )Dl[  
0!^:9!NZ  
  “我在巴黎,”我说:“妈妈,我很好,你们好吗?” (iTt#*b2  
l9v@B4JK,  
  爸爸抢着说:“河蟹挂心死了,你离开家已经一个多月,我们只收过一封信,大儿,你几时回来?难道在爸妈身边反而得不到安慰?爸妈真惭愧呢!” E1XOqLwi  
03EI/4+  
  我感到羞愧,长了廿多岁,不但不能替父母分忧,反而害他们担心,这算什么呢? p`r]UKjr  
Ii#',s  
  “我快回来了。”我冲口而出。 cA]I;xE8V2  
SQrB|=/G  
  “如果你要在外头散心,我们也不怪你,不过常常打个电话回来,好不好?” e1*+x "  
aoauVZwY:  
  “好。”我低下了头。 NTZDH'T  
-}2c3;  
  妈妈问;“钱够用吗?” P}ZO/`  
a,aR>l|*-  
  我哽咽,“够,妈妈,别为我担惊受怕。” 4@h2;tq4  
6 j LweZn  
  “你这孩子!”妈妈责怪我。 Ykm=f6j  
5ud=~R_  
  爸爸连忙说:“别责备他,他心情不好。” C^>l['x5  
&b<*deGJ(  
  “爸爸,我月底之前一定回来。” 8]i'vGX   
Un<Mm+sQ<Q  
  “好,记得爸妈总是支持你的。”爸爸说。 8K"{K`B~m  
JT,iLpo4a6  
  我挂上电话,心中有另一种绞痛,我太自我中心,把自己看得太着,太不懂好歹,我有什么理由让父母痛心?叫他们失眠? O}L]T2GCu  
<}k }{}V3x  
  我抬起头,阳光这么美,天空这么晴朗,世上有上千上万的人正受战争及饥荒的折磨,我身体健康!无病无疾,父母健在,生活丰裕,我有什么资格天天愁眉苦脸,夜夜呻吟? %Kt~m% &  
V] YDG  
  要振作起来,要振作起来,要振作起来,不要再找籍口纵容自己。 TbU/Y#  
=ZAQJR1-5  
  我抬起头,走出电报局。 o0Jfm<+H  
,jBhAq4  
  我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仍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但到底已经渡过难关,我已答应父母尽快返家,到时在家出现的人,必须是个无忧无虑的人,不能再沉迷在个人世界里。 "00_rx=aU8  
zf;&nA@yE  
  我张开嘴,试吹一记口哨,口哨声居然嘹亮明快,我痊愈了吗?我继续吹下去,吹完一首曲子。 u"x[ !4Lh)  
Kwm3D7AR  
  用脚踢起一块石子,我微笑,笑中充满苦涩,但是我原谅自己,情关难逃。 \5KU K1Y c  
?P}ExHU@-k  
  我买了束花带回族馆,交给老板娘。 !5P $R  
/"n*s12l  
  老板娘嘀咕,“男孩子到底是男孩子,说失恋失恋,还不是一下子就好了,吹口哨,买鲜花,不知道又看上了哪家的女孩子,生理心理构造都不一样,换了是女孩子,早就伤心死了。” slfEWA7~  
DI1"P.)  
  她自言自语的走开去。 n0!z{A@"  
/ ,)kk  
  我心中一动,女孩子,那个女孩子,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不知道她会不会恢复过来,当其时这么痛不欲生的大事,严着的事,待过后都是一笑空的闲事而已,但人的情感是多么脆弱,当时的琐事已经叫我们经受不起。 Eg CRtjB  
PAy^J .[qF  
  我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回忆到我恋爱时的乐趣,如何她一个笑一个转身都可以令我雀跃,她占据了我整个心,我帮助她做功课,为她筹备生日舞会,每年到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日子,我都会准备一件标致的礼物,只希望她说声“喜欢”。 l=`zR  
=HRe*MyG  
  我尽心尽意的为她,巴不得廿四小时都与她在一起,以致荒废工作,引起爸妈诸多不满。他们从来没有喜欢过她,说她小家子气,无法沟通,她为我也处处忍耐,使我成为磨心,两边赔不是。 ]}a-}Y@E  
V 5V/frI  
  十年了,她终于长大,离我而去,她跟我说,与我在一起那么多年,她从未真正开怀,一直是个赔小心的丫环;侍候看老爷奶奶的面色做人,她都为这个衰老了,不能一辈子甘心服侍我们一家,故此她要振翅高飞。 Mu[Qx+/5  
4+Qj"Fc"{  
  她要做一个独立的人,叫人春得起的人,她说只好辜负我的心意,如果可能的话,她愿意赔偿我。 w)o8SaR  
%b3emv\  
  赔偿我!我的时间心血与金钱,我顿时冷笑,她以为她可以赔偿我! ia9=6R  
Fh2e.KIdX  
  但她不顾一切,离我而去,现在气平了,想想仔细,她又何尝欠我什么,在整个过程中,我岂是白白牺牲一切?她岂不是也放了十年下去?而且在这十年当,我在她身上得到的快乐,又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Rj)mxDo k.  
0[CPES  
  我应大方的说一句:算了。 '>e* Xp`K  
+Wg|w\.  
  我长叹一声;这是最后的叹息声。 -1M b9  
pWdU/[r{  
  放在茶几上的花正暗自吐着芬芳,我心定下来。 WuBB_qS  
&D.u4m8dp  
  第二天我到航空公司去讨飞机票,然后最后一次去美术馆,我站在那张“荷花池”前一刻,便离开。 >g9KI1K9  
$f 6c93  
  在美术馆门口碰到那个女孩子。她一个人,妹妹并没有与她同在。 ,/G:O=S  
_Z1u"X7w  
  她身上换过了新装,簇新绣花毛衣,软皮制牛仔裤,一双小靴子,略加打扮,更显得秀丽可人。这个漂亮年轻的女孩子,何必担心没有伴侣? vc 3RDv  
mnxMl3de  
  路人受吸引纷纷称过头来看向她,她面色绷得很严,嘴唇紧紧闭著,当然有心事的人难以展颜。 &2*>5k\R)  
Q$(,K\I>z  
  我离开美术馆,她进去,我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她亦不认识我。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5_bKV  
KioGOY!  
  不久我便登上飞机往家奔去。. 8 Nm4rnc g  
rRZV^TDO$  
  我瞌上眼养神,心中盘算看到父母,该说什么话,又猛地发觉,在巴黎近两个月,一件礼物都未曾带回家,多麽离谱。 IT+|j#'Ap  
iogp} pa  
  忽然之间,座位後面传来叽叽呱呱的说话声与笑声,好不熟悉,我一转过头去,看到她 A5 JIdPI  
OYi7a_=D<r  
  们姊妹俩,心中的惊喜是说不尽的,多巧,我们竟是同机。 7w`J}[  
; HN!a*E<  
  她也浪子回头了。 V`^Uq  
Xq`q:VWMo  
  妹妹仍然娇俏活泼。话匣子一打开,永远不会合上的样子,而她,双眼看着窗外,仍有一丝哀愁。不要紧,很快就会消失、痊愈。 9DO|',  
19V<mP)5  
  我完全放心,索性用报纸遮住面孔,舒服的步入梦中。 OZ%7tV6  
chxQ jFF  
  失恋并不是不治之症,幸亏如此,感谢上主。 : wV!l-1A  
z 5=Ei:  
                         6>y>\l  
17UL`u9  
           LLbVGt.m;  
b\BxN{  
[ 此帖被末日stil先生在20181203 18:40:11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紫陌嫣然 城堡币 +3 2018-12-07 -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中国的首都是? 正确答案:北京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