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非首发】宠雀开屏 (2018.06.30更至七章)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06-20 19:47:31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耽美 »  包子其他 分类

【非首发】宠雀开屏 (2018.06.30更至七章)

文案: 'g$a.75/-  
Ijs"KAW ?  
FQ72VY  
白孔雀,不惜舍去数百年的妖修,强行逆天改命,救下那个他爱慕已久的修仙士,本以为是个魂飞魄散的结局,却有了转世重生的机会。
8r 4 L4  
!N:: 1c@C  
转世成普通人类的他,忘却了前尘往事,却总能梦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在他阴差阳错地踏上妖修之路时,遇上了一个不愿飞升的散仙... N-+`[8@(P<  
fV` R7m.  
散仙:(靠近)散仙收妖除魔是本职,让本仙来收了你这妖兽!! N;.cZp2  
陌羽:..呃?你误.... j1LL[+G-"_  
R\oas"  
F%v?,`_&I  
收妖不是用契约符的么,散仙大人您用嘴是几个意思??!! @$ea-fK??  
?D^l&`S  
架空现代的再续前缘,甜宠文,1V1,霸道强势(仙)攻X温柔美人(妖)受 ,uFdhA(i@'  
1HBdIWhHv.  
/^ d!$v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娱乐圈 现代架空 _DAAD,'<a  
P]pVYX# m  
搜索关键字:主角:陌羽(受),严焕(攻) ┃ 配角:陌翎,涂千钰... ┃ 其它:再续前缘,妖魔鬼怪,沉迷搞事 bN#)F    
]('isq,P  
7;_./c_@  
& q(D90w.  
排雷: jx=2^A/i2-  
1.现代架空文,这是一个妖魔鬼怪沉迷搞事无法自拔的时代。 X5@rPGc  
2.文中的鬼怪魔物,不考据,表谈逻辑,逻辑都被散仙大人喂汪了。 U =()T}b>  
3.有BG情节介意慎入。 bB^SD] }C  
4.文笔有限,众口难调,如实在不喜请弃QAQ..
"ct_EPr`  
XOM@Pi#z  
注:作者手残,更新不定时掉落。 hE-u9i  
[ 此帖被小锡er在20180630 20:15:19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60 06-30 连载奖励\(^o^)/~欢迎你来【原创文学】写文~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1楼  发表于: 2018-06-20 20:01:20  
第一章 p5!=Ur&A c  
=NH p%|  
    天界,轮回坛。 Og`6>?>97  
> dJvl|  
  瑞兽凤凰飞过七色的彩云,来到坛边。一阵红光闪过,火红的凤凰化成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男子,他面前便是如深海漩涡般飞速旋转的轮回泉,这本是天神上仙,因触犯了天条,被贬为凡间历练的地方。 e+z_Rj%Y;I  
m CFScT  
  化成人形的凤天看着那淡蓝色的轮回泉水,不由地叹了口气,抬起左手,掌心出现了一缕被火光包围的残魂,魂魄几乎透明,如不是被凤凰的神火锁住,估计早就消散了。 @l0#C5(:  
7P`|wNq  
  凤天看着比在蜀山找到时更为透明的魂魄开口道:“凡人无知,才得神的庇护,身死后魂魄也可转世投胎。我们妖可不一样,因以自身灵魂为契,束缚与身,才换来千年百年的寿元,一旦身死便是魂飞魄散!羽儿,你已是大乘的修为....那本是将死之人,你又何苦...” Rld1pX2v  
bBkF,`/f$  
  火光中的残魂闪烁着微弱的白光,像是轻声地询问着什么。 :QnN7&j|(w  
-E4e8'P;5  
  在凡间近百年,陌羽很清楚,人妖殊途这个道理,他们两之间是不可能的,但就算再让他选择一次,他还是会救下那人。灭妖大会那天,那人也受了重伤,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g/b_\__A  
ZGHkW9b&  
  “若不是翎儿护住你的妖丹,估计你连这一缕魂魄都不在了!你到现在却还担心那个该死的修士?!”如凤鸣般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怒,并不是生气,而是心疼。 ;zD1#dD  
D>u1ngu  
  陌羽本是凡间一只白孔雀,雄孔雀本来都生的好看,羽毛鲜艳亮才能吸引雌孔雀。纯白色在孔雀眼里是特别单调的,所以陌羽在孔雀群里并不讨异性的喜欢,因此陌羽总是独自呆在一边。 ZJ9J*5!C  
nf5Ld"|%9  
  后来被凤天看中点化成妖并收为门下弟子,修炼百年,才有大乘妖修,眼看着就要修成正果了,如今却落了个魂飞魄散的命运。 D7b<&D@  
[YY[E 7  
  原本无知无识的走兽草木,因灵光一现,或是偶然的机缘而幻化成妖。始终是异数,不被原来的同类接纳,也不是人,与人为善的结果总是悲惨的。 Y"&&=M#  
P1b5=/}:V  
  陌羽轻轻靠在凤天的掌心中,借此安慰为他感到自责的凤天。从奋身救下那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烟消云散的准备,他心中唯有的遗憾就是不能再报答点化他的师傅。 vdloh ,  
y K~;LV  
  师傅一直以来都对他很好,如今他剩下一缕残魂,却能被师傅带来天界,想必是去求那个师傅向来不爱接触的天帝额外开恩了吧。 Kb~s'cTxIO  
0/d+26lR  
  凤天见他这般模样,更是心疼他这可怜的徒弟了,他这徒弟哪都好,就是心太软,太善良:“为师给你求来转世轮回的机会,这次你可要好好修炼。” )8ejT6r  
u/e-m/  
  凤天边说边运动妖力,把陌羽轻轻送到了泉眼中心,包裹他的锁魂火,慢慢散去。 +53 Tf  
k=j--`$8k  
  残缺的魂魄受到轮回泉的灵气补充,渐渐恢复成少年的模样,这是陌羽刚被凤天点化成妖,化人后的模样。 j4L ) D  
=dD<[Iz6  
  一头银色的长发随着周围的灵气飘逸,标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纤细又修长的身形配上白色长袍,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双漂亮的凤眼里有着淡红色的流光,那是为了让没有妖丹的陌羽能稳住魂魄而存留下的一丝凤凰火。 P agzp%m  
dUOvv/,FZT  
  “谢谢师傅。”声音温柔如水。 l BS!=/7  
G\S\Qe{P~  
  见他魂魄补全了,凤天松了一口气,一改之前的担心和自责,故作生气道:“哼,要谢我就赶紧再成仙,回天界报答我才对。” =(ts~^  
q1sK:)Hu+  
  陌羽听这话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自己是轮回重生而已,没想到师傅求的是他列入仙班免除魂飞魄散之苦的机会。 L+7j4:$B8  
wt4uzg8  
  他消散之时虽然是大乘妖修,但还未渡劫,并不能进入仙班,也不知道天天念叨讨厌面见天帝的师傅,是怎么求天帝额外开恩,让他列入了仙班,获得轮回历练的机会。 [vkz<sL"  
HDU tLU d  
  这份恩情不知怎么偿还才好,陌羽随即跪下,向凤天磕头跪谢,一叩首,谢点化之恩,二叩首,谢救命之恩,三叩首,则是为转世重生后的再次拜师。 > $0eRVL  
6R V]9  
  凡间有句话说的很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  
MhN)ZhsC  
  凤天满意地点头,挥挥手示意他起身:“你本是妖,这次轮回风险不可预测,万事要小心些。” t>QAM6[  
3!M;Z7qF]  
  “谨遵师傅教诲。”陌羽站起来后,轮回泉的泉水便化为水龙将他环绕,入轮回道的时间到了。 0S <;T+WA  
[Q &{#%M  
  陌羽身子微微一僵,低头便看到那深不见底的泉眼,瞬间感觉自己头都要炸了,…他…他…不会泳游,而且还特别怕水… T_bk%  
((wG K|d  
  凤天并不知道陌羽怕水这事,见他呆愣不动,以为他在担心转世的问题,安慰道:“一切上天自有定数,无需担心,莫要错过时机。” uBI?nv,  
(3`Q`o;  
  “师傅…我…”话还没说完,陌羽就被那巨大的水龙拖进了轮回泉眼,被水淹没的一瞬间,陌羽心都是颤的,这仙班的轮回,太可怕了… 5;5;bBo~  
jZu">Eh,  
  看着眼前的魂魄入到轮回泉水消失不见后,凤天感觉放下了一块心头巨石,怀里的一把孔雀羽毛做成的妖扇跃了出来,扇子落地变化成了一个5、6岁的小孩模样,他与陌羽一样都是一身素白,圆圆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他是陌羽炼制出来的妖扇刀,陌翎。 <Y9vc:S  
m RB-}  
  陌翎看了下陌羽消失的方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便抬头望着比他高许多的凤天:“师公,我想去凡间等爹爹。” x g~q'>  
K2,oP )0.Y  
  凤天蹲下,看着一脸坚持的陌翎,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问道:“你爹爹本是妖,即使进了轮回道,也不知要徘徊多久年才能转世重生,翎儿,你真的要去凡间等他么?” w*[i!i  
`f`\j -Lu  
  “嗯。” Mi&,64<  
8`Fo^c=j  
  “你爹爹转世会不记得前世的记忆喔,也可能不记得你。” y#8| @?  
w(pLU$6X  
  “没关系。” xg %EQ  
S0nBX"$u  
  “........”这份倔强跟陌羽简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陌羽脸皮薄,不像陌翎这么会撒娇卖萌。 }Z*@EWc>  
p_S8m|%  
  “师公,师公,翎儿求求你了。”陌翎见凤天不再说话,也不点头答应,很是着急,拉着凤天的衣摆边晃边喊。 k`Nc<nN8  
a9PSg/p  
  凤天本也有点不放心,见陌翎坚持,开口笑道:“好好好,翎儿,你带好陌羽的妖丹,下去凡间等他吧。你与他之间的牵绊,会让他与你相遇的。不过要答应师公,不可与其他的凡人说话,下凡后等的久了,就自我封印,沉睡修炼吧。” vt}+d StUm  
bFk >IifN  
  凤天从怀里拿出一颗夜明珠大小的白色内丹,递给了陌翎,这丹内是陌羽的妖力之源,对陌羽再次升仙很是重要。 So?SBh1C  
@0A7d $J(  
  “翎儿知道了,谢谢师公!”陌翎笑得很开心。露出了两只小虎牙,伸手接过妖丹,塞进了怀里,似乎还怕会弄丢一般,用一只小手捂好。 MkZm =Sf  
b[,J-/;JNL  
  凤天对又小又萌的东西没有任何抵抗力,刚张开双臂,想把这小东西抱进怀里,远处彩云上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声音。 4VINu9\V  
(y%}].[bB  
  “凤天,私自带妖上天界,该受啥刑法你该知道的。” Ovh  
h}fz`ti U  
  凤天动作一顿,随即反应过来,上前一把搂上东张西望在找声源的陌翎,跃起踏着彩云,往那人所在的反方向逃跑。 =zBcfFii`w  
22S4q`j  
  天界禁止未成仙的妖进,被发现者可是要被关到锁妖塔看守三天,三天算的是天界三天,但是锁妖塔在凡间,天界的一天,到了凡间可就是三年。 57IAH$n8o  
IFNs)*  
  让他在那无聊的地方呆九年,他会无聊到发霉的!! nPh 5(&E  
e eb`Ao  
  其他仙家来抓包,凤天还可以贿赂一下,但要死不死,今天来的人是天帝,不跑是傻子!! $}&Y$w>S  
E>f+E8?  
  “又跑,每次飞这么高,也不怕摔断腿。”彩云后的一道明黄色身影走了出来,轻飘飘地落到刚凤天站的位置,水龙已消散,轮回泉眼也回复如初。 .w3.zZ0[  
U8L%=/N>B  
      天帝看着凤天和陌翎逃跑的方向,眉毛轻轻一挑,放任一只小孔雀的轮回,不仅能哄那只小凤凰,说不定还能让那名在凡间不愿飞升的金仙效忠天庭,这结果怎么算都不会吃亏,就当睁一只闭一只眼好了。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0 06-30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2楼  发表于: 2018-06-20 20:13:19  
第二章  (;DnL|"'8  
iUDNm|e  
#1fT\aP  
   “.....咳咳....”陌羽无力地趴在地上,难受地呛咳出刚落水,喝进肚子里的河水,刚在河中的那一瞬间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FYPv:k   
&V/n!|q<H  
,z<J`n  
  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背,给他顺气,少年的好听的声音在脑袋上传来:“小孔雀,你没事吧。” @qj4rt"  
cV]c/*z A  
\fC)]QZ  
  孔雀??谁??因为背上的手,陌羽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抬头想看清说话的人,只能看见那少年穿着一身紫色的古装衣袍,脸上却是一片模糊不清,到底是谁? :/YHU3~Y  
C \"nlNKw  
7A:k  
  “这一身白色羽毛是天生的吧,真好看......” ;75m 9yGo  
Ws;S=|9,7~  
@yc/1u $r  
  一直看不清人,陌羽问:“啾咕.....”你到底是谁? XC 44]o4jx  
=' %r"_`}  
l0Rjq*5hJ  
  一声鸟鸣从自己嘴里发出,陌羽微微一愣,回想起眼前这人的话,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是一只通体雪白的鸟,双手也成了翅膀,这突如其来的的状况,吓得他大叫了起来。 9*s''=  
{jz?LM  
& Xh8j^p'  
  “啊!.....”陌羽从床上惊坐而起,仔细一看,他在自己家的房间里,并没有任何人,更没有那河水。看了眼枕头边上的手机,才早上6点多,抬手抚额头,原来又是梦啊。 ."`mh&+`  
Pw c)u&  
o[=h=&@5p  
  自从他满18后,他偶尔就会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雪白的孔雀,梦里的他随着孔雀群一会出现在古林里,一会出现在有人居住的地方,梦里他所见到的人都梳着发髻,均是古代的装扮。虽然见过的人挺多,但是从来没有人与他说过话,除了刚刚那个紫衣少年,他是谁?! O7<--  
3=YK" 5J  
: jgvg$fd  
  房门突然被打开,一道甜美的女生从门口传来:“羽毛,你又做噩梦了?” >O0z+tj  
*xHj*  
tE|W8=be/  
  “嗯...!”陌羽本能的应了一声,看了眼门边站着的人,不禁皱眉道:“姐,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 [=3f:>ssm  
.`w[A  
Buxn!s  
  来人正是陌羽的亲姐,陌尘。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还是有名的星光演艺学院音乐系的学生,人美声甜的她瞬间成了大家眼中完美无缺的女神。 2=R}u-@6p  
pI>yO~Ve  
YoC{ t&rY  
  此时此刻这位宅男女神,穿着网络爆款的恐龙睡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成了鸟窝,姿势相当不雅地靠在他的房门边,还抽着烟。 S"-q*!AhK  
d}d1]@Y\  
F7o#KN*.]  
  “是是是。”陌尘见他压根没事,还能吐槽自己,吐了一口烟,转身准备回房间继续补眠,昨晚为了抓那只捣乱的恶灵害她都没睡好。 6Bv!t2  
\/qo2'V j`  
TNi4H:\  
  他们两个从小就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那是一般人身死或者出窍后的魂魄。据说能看到魂魄的人,前世或许是为凡间斩妖除魔时牺牲的修仙士,前世积德行善,转世投胎后,便天生拥有着灵力,能分辨凡间善恶之物。 7E0L-E=.  
U2hPsF4f  
?WVp,vP  
  通常死魂可以在身死后于凡间停留一段时间,最长期限是7天,若7天期到还未去投胎转世,便会成为孤魂野鬼。鬼如人生前一般也分善恶,普通的喜欢作弄人,只有冤死或含恨的人才会化为恶灵,更会害人性命。 tr[(,kX  
pt/UY<@yoN  
oc|%|pmRd<  
  因为能这些奇怪的东西,两人小的时候经常被灵鬼欺负,辛亏在他们刚懂事的时候就遇到了陌尘现在的师傅,容轩。 f{i~hVF  
x6n(BMr  
G 51l_  
  容轩是个灵力高强的除灵师,见他们两个还小,为了安全起见就给二人教了一些基础的驱鬼术,让他们可以躲开那些恶灵鬼怪。 3bWYRW  
OEZ`5"j  
62-,!N 1-  
  陌尘资质好又聪明伶俐,学的很快,甚至超过很多同龄的孩子,容轩便收了她为徒。 AiF'*!1  
aLo^f= S  
i>*|k]  
  陌羽他却恰恰相反,无论怎么用功都运用不了法术,容轩给他做了灵力测试,结果为零,意思陌羽应是个无灵力的普通人。对此连容轩也感到不解,经过一番询问后,容轩更是发现陌羽能看清鬼魂以外的东西,这东西被人们称之为妖。 iY~.U`b`  
\`kH2`  
y3Z\ Y[  
  就算是灵力高强的容轩,也只是能感觉到妖气,而看不到他们的本来面目,陌羽却能一口说出对方是原型。正所谓透过本质便能看清其弱点,若被较为邪恶的妖发现,为了自保他们必会将其杀死。 bUcEQGHcZ=  
P0mY/bBU  
d:<</ah  
  无论是妖或是鬼,对灵力的陌羽来说,都是危险的,为了保护弟弟,陌尘修炼很用功,如今已经是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除灵师。 \Fh#CI  
LMGo8%2I  
6@rebe!&=  
她就睡在陌羽隔壁房间,这已经是第N次被自家弟弟早上的惊叫声吵醒了,一开始她以为是鬼怪在作祟,后面慢慢发现,陌羽身边不仅没有任何妖气,也没有任何灵异现象,即使如此,陌尘还是每次都会第一时间过来看。 ~10>mg  
$`a>y jma  
g +RgDt9  
  陌羽看着走路跟醉汉梦游一般的姐姐,好笑地摇了摇头,掀起薄被,下床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后,回房关上门脱下睡衣换衣服准备出门。才刚把裤子换上,门就再被打开,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今天有替戏?” :cE6-Fv  
}CM</  
/%9Ge AAs  
  听到声音,他手上动作微微一顿,随即从衣柜里拿起休闲短袖快速套上,答道:“恩,今天是外景要去郊区,说不定要拍两三天,我去不了学校了。” HL`=zB%  
;h"St0   
@$*LU:[  
  陌羽今年也考上了星光演艺学院,学的是表演系,他的母亲也是从星光毕业的一个小有名气歌手兼演员,父亲则是个体术学院的教练,两人从小便对演戏唱歌很感兴趣,同时因为能看到鬼魂这特殊原因,他便跟着父亲学习武术防身。 ^ UDNp.6k  
.#OD=wkN0  
:lfUVa{HN  
  本也是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就在他16岁那年一场车祸,双亲因重伤不治,双双离世,独留陌羽和陌尘两人相依为命。父母留下只有一笔遗产和这套房子,两人成年之前的生活也算无忧,如今两人所读的这所学院,被誉为最顶尖的艺术学院之一,学费比一般的大学要贵。 S - N [  
S|K#lL  
vyA `Z1  
  从学院挖角找兼职演员的摄制组很多,为了补贴家用,陌羽做起了兼职演员,做了几次才知道做武术替身日薪比普通领盒饭的兼职演员要高好几倍,他虽然没有灵力,但武术功底很好,他就改成了做兼职武替。陌尘本来也想一起去做兼职演员的,但身为除灵师有不少的工作要做,她根本没时间做兼职演员,便放弃了。 c/'Cju W  
\/8oua_)  
{CaTu5\  
  “要我帮你请假么?” 6OPYq*|  
yQ03&{#  
xb (Cd  
  “我请好了,姐,记得去学校,别睡过头了。”陌羽收拾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塞到背包里,把包挎到肩上,看了看依然站在房门口看着他的陌尘,才抬脚往大门处走。 O;6am++M@  
US'rhSV  
} \?]uNH  
  陌尘随着他从房门来到家门口,她看着眼前这个比她小两岁,如今已比她高半个头的身影,最后目光停在他左手腕处,那系着一条儿时师傅给的驱魔绳。 |y%M";MI  
+EOd9.X\~  
|=rb#z&  
  陌羽在门口换上鞋子,抬手就要把门打开的时候,微弱地声音从身后传来:“羽毛,注意安全。” L60Sc  
hM NC]  
8WP|cF]  
  声音特别小,但他还是听见了,回头去看,自家姐只是低头望着地板,轻轻转动门把,唇角忍不住上扬,带着笑意回答道:“好!记得别睡过头了,你再迟到,学分该不够毕业了。” P$H9  
L#~z#  
\s@7pM=(  
  “.......”陌尘抿唇,看着已经关上的大门,抬手抓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转身回去补眠,心里郁闷道:厚,她这弟弟是有多害怕她这个“迟到大王”又睡过头?! 0_f6Qrcj  
q(s&2|  
7Ap==J{a  
  陌羽出了小区后,拦下一辆出租车,来到剧组安排的集合地点,刚下车便被一人从后搭住肩膀:“陌羽,你也接这戏了?咋不跟我说,咱两可以一起来。” aWk1D.  
Ls2g#+  
2'-!9!C  
  “学长,早上好。”陌羽都不用回头,听声音便知道来人是他同校同系的学长莫行星。 HxnWM\p  
  星光学院是四年制的,莫行星已经是大四生,明年的这个时候就毕业了,长相和成绩都相当出色,早早就被星探发现,现在是个二线演员,时常在一些报道里能看到他的身影,刚好他是这部电视剧里的男配。 $gPR3*0  
Naa "^  
\(4kEB2s$  
  陌羽刚开始接戏的时候,啥都不懂经常出错挨训,当时遇到这位学长对他很是照顾和提点,两人也成了好友。 \1f&D!F]b  
x&d:V  
;8iK];^  
  “哎呀,说多少次了,叫我名字就好。”莫行星搭着陌羽的肩膀就往摄制组的人堆里走。 W&s@2y?rF  
p->b Vt  
P+gY LX8  
  众人见莫行星走了,都很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和他较熟的更是给他取了小名为“猩猩” )2&y;{]  
=;m;r!,K  
~\o hH  
  “哟,猩猩,这谁啊?”摄影组的组长见他还带着一个人,笑问道。 aTi,gJ;*  
"8*5!anu-  
H6 V!W\:s  
  “大家好,我叫陌羽,兼职武术替身。”陌羽微笑地自我介绍道。 I%'6IpR"d  
%$ ^ eY'-'  
Bxf]Lu,\U@  
  “这是我学弟。”莫行星补充道。 q'CtfmI`r=  
c 0.? d]  
7T/hmVi_  
  众人诧异,眼前这个长得白皙清秀,穿着一身休闲装,身材标准不算魁梧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武术替身。 Nu4PY@m]C  
qGhwbg  
?>T (  
  常年在圈里摸爬滚打的组长,对于人不可貌相这事已是见怪不怪,笑着给陌羽逐一介绍剧组里的工作人员:“我是这摄制组的组长,陈彬,猩猩一般都叫我彬哥。方夕瑶服饰和化妆的组长,洪庆灯光师,陈光华道具组的.........” .]y"04@]  
8=DZ;]XD.  
/=+Bc=<lZ  
  陌羽把在场的剧组里的主要人员都认了个遍,还很有礼貌的喊起哥姐,众人瞬间喜欢上这个长得白皙可爱又彬彬有礼的少年,拉着他开始闲聊。 "3e1 7dsY  
`S:LuU8e  
<-s5 ;xwtS  
  “陌羽,一直都做的武替??”其中一人问。 ~7O.}RP0  
2|:x_rcj  
/;V:<mekf  
  “不是,前面做过几次临演。”  r NT>{  
V:>ZSW4,^  
h%+6 y  
  “哇,你才多大,居然让你做这么危险的工作。” Y:KIaYkk  
BQF7S<O+  
;Vlt4,s)  
  “已经20了。” mgI7zJX  
|L%d^m  
tJ9-8ZT*  
  “好小,我20的时候还在大学里混的呢。”陈彬感慨道。 %P HYJc  
=b/:rSd$NA  
' "I-! +  
  “呀,20岁的小鲜肉。”方夕瑶很激动地喊。 ;T\'|[bY   
)I(2t 6i  
`HV~.C  
  “陌羽你要小心,夕瑶可是个小鲜肉狂魔。”莫行星抬手掩着嘴,装作跟陌羽说悄悄话,音量却大得让周围的众人都能听清。 Gcp!"y=i  
< NlL,  
L)-1( e<x  
  “喂喂喂,你这只猩猩,怎么说话的?本宫的形象都要被你毁了。”方夕瑶故作生气道,两人搞笑的互动,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df@G+v0_1  
I6.}r2?;A  
DWmViuZmL  
  一番嬉笑打闹过后,大家都熟络了起来,出发去郊区的大巴也到了,众人收拾好道具,一起上了巴士。 hVf;{p &  
"|6763.{4  
"fZWAGDBO\  
  陌羽上车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便拿出手机在打短信,莫行星上车后坐到陌羽旁边,见对方第一时间拿出手机,不由打趣道:“在和女朋友聊天?” uraT$Q}  
C)qy=lx%  
3R)_'!R[B  
  “没,在喊我姐起床。”陌羽把写好的短信发了出去。 -YJ4-]Z  
z=pGu_`2  
z!>ml3  
  “哈哈,你姐肯定又迟到了吧。”莫行星知道陌羽有个让人操心不已又特别可怕的姐姐,刚认识的时候,他觉得陌尘是女神,接触后才知道她其实是个女魔头。 =VvQ 2Y0h8  
tVqc!][   
PsCr[\Ul  
  “嗯,应该是。” .V.ga2+  
_8ubo\M~  
X(dHh O  
  两人闲聊了一会,车子便到了外景场地,此处是郊外一处山脚下的竹林,竹林是天然形成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原生态的大湖。 ~%d*#Yxq  
s8|F e_  
1 ILA Utf)  
  正值初夏,清澈透明湖水波光粼粼,微风吹动竹叶沙沙作响,空气清新宜人,还带着淡淡的竹香,陌羽下车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竹子不算茂密,放眼望去却是一片郁郁葱葱,让在城市里紧张生活的人们心情不由的放松了下来。 %h "%G=:  
r0j+P%  
3w$Ib}7   
  众人开始忙着摆放摄影道具,陌羽和莫行星也上前去想帮忙,他们却说一会两人拍戏会比较累为由,让两人在一边待着。他们只好乖乖的拿来小折凳坐到一旁,莫行星拿起今天要拍的剧本,给陌羽说起来,当众人折腾的差不多的时候,这部戏的两位主演和导演也来了。 *Vr;rk  
Eq6. s)10  
6):iu=/i/  
  导演和编剧从黑色轿车走出来,便把陈彬喊了过去,四人在现场转悠一圈,观察着地形,议论着一会剧情场景在哪些位置拍摄比较合适。 Q5>]f/LD  
=x5k5NIF  
Bl*.N9*  
      另外一辆车上走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穿着一身素色的休闲服,带了个大大的墨镜挡住了半张帅气的脸,有意无意的散发出自己是大牌的感觉。 _&}z+(Ug  
*7G5\[gI$  
Zt"3g6S  
  陌羽不认识这部电视剧的导演和编辑,倒是认出了这个带着墨镜的男人。 +?bjP6w_g  
JsV-:J  
>v1ajI>O&{  
  简安纯,中韩混血,标准长腿欧巴,目前比较红的新晋影视艺人,刚出道就吸引了无数女性粉丝,每天都能在娱乐花边新闻上看到有关他的消息,今天这个新欢明天那个旧爱,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他炒作自己的手段。 BZ}_  
?i5=sK\  
;k5B@z/<S  
  简安纯拿下墨镜后,随意看了眼众人,就转身走到助理准备好的沙滩椅子上坐,他的经纪人随即给他递上了剧本,莫行星见此忍不住低声跟陌羽说:“这架子摆的,给谁看呢?陌羽,你今天不会是做他的替身吧?” 9f_Qs4  
X}G3>HcP  
N5|wBm>m  
  “我还不知道替的谁。”陌羽又看了那人一眼,摇了摇头。 f}uW(:f  
X-}]?OOs  
,pR.HCR#Y  
  “啊?”莫行星怪叫一声,什么叫不知道替谁? B f"L;L  
MHF7hk ps}  
1y7FvD~v  
  “前面制作组给打电话就说要我替戏,给的价位挺高的,但没说具体角色。” . E? a  
#s3R4@{  
1}"Prx-  
  “...........”莫行星禁不住皱眉,武替虽然提成工资高,但却是个危险的职业,受伤那是家常便饭,他这学弟啥都不懂,不知道   圈里有些人的心是黑的,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要是女魔头知道他跟陌羽同组工作,那位大小姐说不定会拉上几只恶鬼训自己一顿。想起上次的相关经历,后背就阵阵发凉,激动地拉着陌羽,正准备给他说道说道,让他别再乱接危险的替戏,刚张嘴就被一女声打断了:“这什么鬼地方,这么多虫子!” 3"p'WZ>  
#Z1 <lAy  
MoMxKmI  
  陌羽闻声转头,一个浓妆艳抹穿着连衣裙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挥手驱赶着不知是不是被过激的香味吸引过去的蚊虫。此女长得标志,皮肤白皙,身材火辣,被蚊虫叮咬了几口,漂亮的脸蛋皱成了一团,那一脸不耐的样子,瞬间让人欣赏不起来。 ;I!Vba  
(;cvLop  
">x"BP  
  见陌羽看着那人皱了皱眉头,莫行星压低声给他说道:“这是女主角,杏珍,艺名珍珠,果真人如其名……” QM4O|x[   
e(Y5OTus  
'A)9h7k}  
  陌羽一开始没懂莫行星这话,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见那人用嘴型很慢又很郑重的重复着“真猪”,禁不住轻笑出声。 -AZ\u\xCB  
<(W:Q3?s  
@\|Fd)  
  知道来郊外拍摄,大家穿的都是素色的衣服,这女人却是一身艳色衣裙,露着个大白腿,加上那香水味道连他隔这么远都能闻到,这蚊虫不找她才怪。 d0}P  
0^mCj<g  
Zx U?d   
  杏珍本就心里很不爽,对着助理发着脾气,隐约听到一声轻笑,抬眼就看到坐在不远处的两人,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就那两人是闲的,很明显这两人也是演员之一。两人凑在一起,低声不知道说着什么,这个位置也看不到他们的脸,哼了一声心道:又是些不识礼数的群演。 |0xP'(  
KkyZd9  
JlhI3`X;/  
  简安纯知道在这女人是如今话题较热的人物,转头给站着一旁的经纪人说了些什么,经纪人闻言,拿来了驱蚊喷雾递给了他,他接过喷雾后起身走到珍珠面前:“珍珠姐,用这个吧。” ]qO*(m:}o  
  “谢谢。”杏珍露出了一个妩媚的微笑。 =H/ 5  
n7(/ml+Q_  
0i~?^sT'  
  “今天是我和您的第一次合作,往后还需要珍珠姐多多关照。”简安纯很是绅士地把自己的位置让给珍珠坐,他则坐到经纪人另外拿来的折叠凳上。 cn2SMa[@S  
P`OZoI$bV  
JGQ)/(  
  “瞧你说的,你不也是主演之一,就你喊的这句姐,往后有啥难处来找我就好了。”珍珠笑着回答道,眼前这个刚出道不久的新人,这人情世故做的比很多老手都要好呢,难怪能爬到主演的位置。 A&L2&ofV&q  
iE,/x^&,&  
cg_j.=M-  
  这两位主演开始姐弟相称聊得很开心,做作样子的态度和语调,连陌羽这个刚接触演艺圈的新人都能看得出来,陌羽看的啧啧称奇,心里暗道:难不成现在的大腕明星都是这样锻炼演技的?… !;E{D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0 06-30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3楼  发表于: 2018-06-20 20:23:54  
第三章 dUv(Pu(.#  
l OiZ2_2  
} ^2'@y!(  
    胖导演和编剧沟通好后,剧组也把场地收拾的差不多了。  %e(DPX  
F<DXPToX%  
f o idneus  
  “夕瑶,去安排一下演员就位。”胖导演喊道。 I8Y #l'z  
d6)+d9?<  
j<)`|?@e(  
  方夕瑶点点头,去喊服装组的人把服装车开过来,让一众要入镜的人员换上戏服。 ?hYWxWW  
ZE9.r`  
1Cw HGO  
  所谓的服装车其实是个白色的厢式货车,但经过了改造,车厢两边挂着满了戏服,正中间还放了许多的头饰和小道具,看来这剧组也是挺有钱的,不但选了个这么好的场地,还特意弄了个移动的服装间。  F |aLF{  
SGu`vN]  
:QC |N@C  
  两位主演都有专用的化妆师,方夕颜把主演的戏服交给那两个化妆师后,便领着陌羽他们到服装车旁。 ]K QQdr   
+[}<u--  
ZS[Ut  
  陌羽这时才发现,除了莫行星,还有其余的两个配角,一个妹子和一个高大的男人,还有一些其他学院来的兼职演员。 Z1.v%"/(  
~_ u3_d.  
hD{ `j  
  不一会,配角们都换好了衣服,莫行星换了一身深色的道服从车上下来,服装助理随即上前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摆,便让他坐到准备的化妆桌前给他戴假发,其余几个临演也陆续上车换戏服去了。 yW&ka3j\  
=MT'e,T  
3i~X`@$k>  
  因为所有角色都是提前做过定妆的,方夕瑶身为组长就光负责检查和盯着她手下的两个小助理干活,她转头看见陌羽一直在一旁不动,想到他是今天的替身,便主动上前去问他:“陌羽,你今天替的谁,我给你戏服。” ^0-e.@  
y9.?5#aL  
rU6A^p\,  
  “瑶姐,我还...”还未等陌羽把话说完,副导演走了过来,大声问道:“今天的武替,叫陌羽的是哪位?” {C0Y8:"`  
MG~bDM4  
!t}yoN n|  
  “是我。”陌羽走到这人跟前应道。 6"; ITU^v  
uW2  q\  
e^;%w#tEqI  
  副导演打量了下陌羽,虽说现在都是室内锻炼的多,但眼前这长相清秀的人一点都不像其他习武者又黑又粗矿,皮肤白皙的他,目测身高170左右,身形纤细修长。若是他不说,真是一点都看不出这人是有武术底子的,让他来做今天的替身简直是再适合不过:“不错不错,是我托刘总监找的替身,我是这部戏的副导演,你知道今天要替的谁么?” #qW#>0U  
LqNyi   
'8[; m_S  
  “额,刘哥,他没给我说。” Hg$7[um  
J 5xMA-  
3gnO)"$  
  “今天你要替的是女主角,刘编导没推荐错人,你这身材太符合这个替身位置了。”  0T^ 0)c  
0Ua=&;/2  
;#9ioG x  
  听见副导演这话,方夕瑶似乎很兴奋,对着陌羽说:“陌羽要替女主么?太厉害了。” =3!o _  
/4@ [^}x  
V7.g,  
  “女主角?!可我从未替过女角……”陌羽有些为难,很多戏里高难度动作都是男替女的,但他刚入这行不久,从未替过女角。武术替身除了要有不错的功夫底子完成高难度动作以外,还是需要模仿角色的动作的,不然就会出现很多穿帮的梗。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模仿出女子独有的刚柔感,再者就是那位珍珠独有的气质... Dt{WRe\#  
Y6Ux*vhK  
SPXv i0Jg  
  梳理好发髻的莫行星走了过来,一手握着腰间的道具佩剑,另一只手搭上了陌羽的肩膀,鼓励道:“我见过比你高大壮的男子都能轻松替女角,放心吧,你绝对问题。” gA% A})  
@DF7j|]tV  
6P:fM Y  
  陌羽眼角微微一抽,学长是在给他加油打气吧?但这话的语气他怎么就觉得有些奇怪呢?? a=`] L`|N  
  “夕瑶,陌羽的打扮就交给你了。”副导演吩咐了一声,便去忙其他的了。 tY: Nq*@  
57=d;Yg e  
H:XPl$;  
  “好的,副导。”方夕瑶应了一声,双眼发光地看着陌羽,直看得陌羽后背发凉,这眼神跟他姐要做坏事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7?{y&sf  
TiF+rA{t  
>239SyC-,  
  方夕瑶见陌羽一脸防备的盯着她看,轻咳一声,想要掩饰一下过于激动的情绪,手上动作却是马上上前拉住陌羽往服装车上带:“来来来,姐姐给你打扮打扮。” <XQwu*_\  
2dcvB]T!  
v$w}UC%uf  
  莫行星看着一直在对自己发求救信号的陌羽,笑着做摊手状,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他知道方夕瑶除了爱看小鲜肉外,更喜欢把小鲜肉当成洋娃娃一般打扮,想当初自己刚来剧组的时候,也是被她好好“打扮”过的。 '#h ORQB  
IN.g  
maN2(1hz  
  “.........”陌羽无奈,只得放弃无谓的挣扎,心里默默想道:看来以后真该听刚刚学长教的,要问清楚替什么角色什么场景再答应接戏了。 V)l:fUm2  
s]|tKQGl,  
j>B*8*Ss  
  其他人都换好了戏服去到在车外让小助理化妆,陌羽站在车厢内,看着在两排琳琅满目的道服衣袍间挑选衣服的方夕瑶。不一会,方夕瑶便拿着一身白色的女子衣袍递到他面前:“这件不错,换上试试看。” ,.}%\GhY  
([}08OW@  
Pq8oK'z -  
  武替的衣服不是应该按照剧情需要配成角色同款的么?为啥瑶姐给他说的是试试看??? ar6+n^pi0]  
  方夕瑶见陌羽愣神,把戏服塞到他手里,在人还反应过来之际,她就已经转身跳下车,还好心的帮他把车门边的帘子拉上了。 C#^y{q  
Em^~OM3U$q  
=J)<Nx.gA  
  “……” miu?X!  
8?Ju\W  
74MxU  
  全遮光的帘子被拉上后,车厢内亮起一盏小节能灯,光线刚好足够让人在这换衣服。陌羽只好开始脱下休闲装,换上白色的戏服,幸好之前他也接过古装戏,且这样的衣袍男式和女式的穿法是相同的,很快陌羽便穿好了衣服。 +ima$a0Zyt  
sZT~ 5c8  
k sXQ}BE  
  方夕瑶不愧是服装组长,这女式的衣服套在他身上,竟然刚刚好,一点都不紧,也不显短,因为车内没镜子,陌羽大概整理好衣服,便走过去拉开了帘子。 ft1#f@b.  
yCav;ZS_  
Wbei{3~$Y"  
  方夕瑶一边站着车边等一边看着小助手们干活,听见帘子拉开的声音,她转头去看,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CbC [aVA=  
BV:Ca34&  
MP)Prl>  
  陌羽那双漂亮的凤眼本就清澈灵动,如今穿上了一身女装,更显得明媚动人。皮肤本来就不黑的他,配上白色飘逸的衣袍,更显白皙,方夕瑶觉得只需再给他配上假发片,简直就是个清丽绝俗,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2xflRks  
M\a{2f7'n  
X:$vP'B>  
  陌羽见方夕瑶一直盯着自己,因为是第一次穿女装,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喊她:“夕瑶姐?” \Ta5c31S+  
E;{RNf|  
I;%1xdPt  
  方夕瑶回过神来,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陌羽招招手,陌羽动作灵巧地跳下车,顺着她的意思坐到了凳子,方夕瑶则亲自从道具箱中翻出假发片替他戴好,还让助手拿来化妆包,半蹲着给他化起了妆。 yn_f%^!G  
jwa6`u  
<%Nf"p{K  
  武术替身,是不需要给镜头正脸的,一般来说是不需要化妆的,顶多就会打个粉,让替身的肤色与主演相似一些便可,其余的都是后期合成。 'jfE?ngt  
GDSXBa*7  
't&1y6Uu  
  他没替过女角,难道说替女角是要上妆的?陌羽虽心中有疑,却并未开口问,方夕瑶十分专注地给他上妆,化妆的步骤是一个不少,完全就是主角全妆。 *$BUow/>  
a1y<Y`SC9  
UMe?nAC  
  二十分钟后,方夕瑶满意的收起手中的化妆刷,随后她就走到陌羽背后,给他整理起发型来。 j?m(l,YD|*  
b4-gNF]Yt  
Q=Mv"~2>B  
  因为在郊外没有专业的梳妆台,小助手很识趣的拿起一面镜子站到了陌羽跟前,镜子映出了他现在模样,本就不算明显的喉结被神奇的化妆手法隐去,一头及腰的青丝散落在肩头,面容清纯美丽,冰肌莹彻,眼妆上的十分细腻,双眼更为澄澈空灵,配上如雪般洁白的衣袍,宛若最纯洁的梨花,气质脱俗,飘落人间,神似仙女胜似仙女。 \}v@!PQl  
qnboXGaFu  
ch]Qz[d  
  陌羽长相本有七分像他母亲,今日一身打扮下来,更是像了个九分,如此熟悉的面容,勾起了陌羽儿时的回忆,想起母亲温暖的拥抱,温柔的话语,还有那看着他们姐弟两打闹时的幸福微笑。陌羽微微低头,眼神温柔如水,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那被埋在心底很久的暖意。 q,L>PN+W  
w01[oU$x=  
?Y3i-jY  
  仙女的笑容,美得不染半点尘埃,看呆了拿着镜子的小助理,就连代替副导演走来询问准备完毕没有的莫行星,也停下了脚步,生怕惊扰了这位凡间的仙子。 or3OLBf*Q  
:_6o|9J\t  
K~,!IU_QG  
  莫行星在陌羽家里见过他母亲的照片,那女子双眼如同现在的陌羽温柔似水,镜头那头似乎是她的幸福所在,让她露出了幸福的笑意。如今的陌羽的笑容更是叫人引不开眼,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位母亲如视珍宝般拥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 [|oG}'Xz  
eN.6l2-  
(m:Q'4Ep  
  有几个工作人员更是不顾片场不让拍照的规矩,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xCL&}bY  
P"^Yx8L#  
]jxyaE&%4  
  “好了!”方夕瑶专心给陌羽打理发型,并未看到这个笑容。 E> GmFw  
7>y]uT@ar  
@3KSoA"^  
  她的声音,打断了陌羽的回忆,陌羽收起笑容,回过头来对她说了声:“谢谢。” f?tU5EX  
"h_f- vP  
X-(( [A  
  “客气啥。”方夕瑶摆摆手,两百分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佳作,并不知陌羽话中带着的另一层含义。待她抬头看向众人,却发现大家都在瞪她,瞬间有点莫名其妙。 NMK$$0U  
'Xwv,  
m`-:j"]b$  
  “陌羽,该过去准备了。”莫行星开口道。 Z,2?TT|p  
yKl^-%Uq<  
3-hcKE  
  “恩,来了。”陌羽站起身,随着莫行星一起过去听导演讲戏,虽然女装下身是裙子,好在古装裙摆都特别长,这才使得陌羽来到人群中也不是特别的尴尬。 !9PAfi?  
kE'p=dXx  
Yc]k<tQ  
  导演这才第一次见今天请来的女主替身,疑惑地问身边的副导演:“你安排的女替女?” g4=1['wW  
,+`r2}N \/  
r+ 8Tp|%  
  “男的。”副导演不由失笑,他们这导演还有看不清人的时候,真难得。 ; X+tCkzF  
, 4xNW:!j  
X5/j8=G H`  
  “夕瑶这化妆术是越来越好了啊,不错不错,这孩子入镜效果肯定好。” RNw#s R  
^UKY1Q .  
gPB=Z!  
  导演夸赞的话,引得众人都去看那个与女主同色同款的小替身,同款衣服穿着杏珍身上,让人觉得她像开得过分灿烂的白莲花,到处散发着气息想引人注意的感觉。而穿着陌羽身上,如同纯洁的梨花,让人有种恨不得捧在手里呵护的感觉,甚至让大家都忘了这朵梨花其实比那灿烂的莲花要厉害许多。 mz.,j(Ks-  
#M!$CGi (  
^2$b8]q  
  其中也包括简安纯,在他看到女装打扮的陌羽时,也是愣了一下。这番打扮的陌羽特别引人注目,显然是个新人,让人有那种错觉,定是因为害怕出错吧。简安纯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唇,这人说不定可以利用一下,转头对自己的经纪人使了眼色,经纪人心领神会地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 fDns r" T  
9_5>MmiB  
5 l8F.LtO\  
  陌羽刚看过莫行星手上的剧本,这部电视剧叫《武林》是个标准的八点档肥皂剧,剧情狗血到不能再狗血,男女主角分别是两个敌对门派的底子,同时被安排到对方门派做卧底,所谓同时天涯沦落人,他们先是相杀后是相爱,然后又喜大普奔的走向婚姻殿堂。 `PtB2,?  
/]z #V'  
A'jL+dI.  
  今天拍的是两位角初遇的情景,替女角的话,就只有女主与男主在竹林里第一次相遇,因为争夺被盗走的武林秘籍而打起来的那一段小镜头了。 :j3'+% '2  
8Gy]nD  
-{OJM|W+  
  因为这是他第一替女角,他很担心一会自己会不会出什么差错。 ]@z!r2[  
L@[}sMdq(  
P{K\}+9F   
  导演跟一众演员讲了下大概的出场次序和摄影机走位,两位主演很快点头示意他们都没问题,所有人准备就绪后,导演便喊开始录制:“初遇,外景一镜一次,action!” >x6\A7  
nw/g[/<;  
$m5Iv_  
  道具组的工作人员瞬间开动风扇,落叶被吹的漫天飞舞,摄影机慢慢转动镜头,白色衣袍的杏珍指着站在她对面的黑衣男子娇嗔道:“你,胆子真大,秀宫的东西都敢抢!” E]~ #EFc  
83V\O_7j  
+0[H`5-^  
  简安纯抛了抛手上的小袋子,用轻佻的语气地开口:“抢的就是你们秀宫的。” ]Whv%  
I/St=-;  
K{I"2c  
  在一旁等候入镜的莫行星压低声音对身边的陌羽说:“啧啧,不亏是主演呢,说入戏就能入戏。” vqT) =ZC1  
^^ix4[1$Z  
{wSz >,  
  “恩。” {f4jE#a>v  
YR\(*LJL  
}KUK|p5  
  陌羽的声音特别的轻,莫行星转头来看,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杏珍的一举一动,那认真专注的表情很吸引人。 ECL{`m(#n  
NKFeND  
r\fkx>  
  不一会,所有需要主演出现的镜头全部录好了,导演看了一遍回放,便对两位主演说:“好,过,辛苦了,换替身。” mm#UaEp  
TW 1`{SM  
l=P)$O|=w  
  “陌羽,加油。”莫行星拍了拍陌羽后背,给他加油打气。 w8q 2f-K-  
L:&'z:,<  
H'$H@Kn]-  
  陌羽对他点了点头,走到杏珍刚刚所站的位置,习惯性地背对着摄影机,他面前是刚主动要求不上替身试一次的简安纯。 %?V~7tHm>  
GJU(1%-  
g51UIN]o-  
  “嗨,简安纯,你呢。”简安纯第一次与他面对面,很友好地主动跟他说话。 6X'0 T}  
EY)?hJS,  
I+Yq",{%  
  陌羽正在想一会该怎么模仿女主的动作,突然听见有人说话,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跟自己打招呼:“额,陌羽。” ,\+N}F^  
//r)dN^  
*7*cWO=  
  “陌羽,第一次合作,多多指教。”简安纯走到陌羽面前,与他贴得很近。 1jzu-s ,F  
Dby|l#X  
R9-mq; u+  
  陌羽不知为何这人突然对自己这么热情,现在的简安纯与刚下车那会简直判若两个人。 &%(Dd  
\L?A4Qx)_  
@>ys,dy  
  陌羽不禁想起刚两主演聊天的情景,这大概是演员之间的相处模式吧,他礼貌地微笑着回应道:“......前辈客气了,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请前辈多多指教。” LrdED[Z  
3e-E/6zH6  
.*"KCQGOgM  
  不远处,经纪人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Uv<nJM  
$mAyM+ ph[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5 06-30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4楼  发表于: 2018-06-20 20:36:40  
   第四章 p*1 B *R  
jWvi% I qi  
+.rOqkxJ  
 “武斗替身,外景一镜一次,准备,action!” ]|K6Z>V  
q^ &r<i  
NP4u/C<  
  镜头里,绝尘的白衣人,凌空跃起,持剑刺向对面的男子,简安纯反应极快的发剑出鞘,迎上了对方的剑,再一个蓄力把对方连人带剑推开,陌羽在空中做出一个漂亮的旋身,落地后挽个剑花,提步再次冲过去,速度其快,步伐却是娇小轻盈。 Gv#bd05X  
VKlC`k8L  
`]l|YQz\  
  电视剧里女子武术动作都比较简单,基本都是侧旋身,后弯腰那种体现柔韧性的动作,最多就像现在拿剑,走个钢丝,在空中做些动作。 rmWs o b  
BT$Oh4y4  
|-cXb.M[  
  几个动作下来,陌羽发现简安纯虽然没有武术功底,反应速度一点都不慢,耍剑的动作也有模有样,两人很有默契地走完了大半套斗剑比武的动作。 Oi@|4mo  
eZhF<<Y  
k f|J  
  本以为能一次通过的这套动作,在最后几下简安纯踏错了步,直直迎上了陌羽的剑尖,还好陌羽反应快收住了剑,才没有伤到他。 s bR*[2  
LZ&I<ID`-  
COBjJ3  
  为了节目效果,道具组用的佩剑都是仿真的,锋利的很,这下要是没收住,这男主角铁要挂彩。 kaIns  
0~[M[T\  
6iHY{WcDj  
  “卡!!” 0 xvSi9  
 =Uo*-EH  
uc]5p(9Hb  
  副导演紧张地问:“安纯,没事吧。” F~OQ'59!Pf  
0G Q8} r  
v:9'k~4)  
  简安纯对他摇了摇头,整理了下衣摆说道:“没事,不好意思,再来一次吧。” 6o(.zk`d  
<*/Z>Z_c2  
qwn EVjf  
  副导演本想说要不要换替身上,见简安纯坚持亲自上阵,只好好作罢,抬手示意摄影机人员回原位。 B T {cTj0W  
7Xh @%[   
7*WO9R/  
  陌羽微微皱眉,这人模仿学习能力和模仿能力,确实不错,可舞刀弄剑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好的,提议道:“前辈,太危险了,不如换替身吧?” RjrQDh|((  
C}L2'l,  
S&'s/jB  
  “我说了不需要。” y~M 6  
h\~!!F  
vI48*&]wTf  
  “可是………”陌羽还想劝,却被导演开口打断了:“就这样吧,那个谁…你稍微注意点就行。” OI6m>XH?  
&arJe!K  
6O0aGJ,H  
  陌羽没再说什么,他一个小小的武替,谁会听他说? K_.|FEV  
IEkbVIA(  
Z^WI~B0nt  
  录制又重新开始了,这套动作,简安纯一直没用替身,连续NG了7次,其中有两次,幸亏陌羽躲避及时,才没被这人伤到。 !u4eI0?R?  
['iEw!  
``{GU}n  
  莫行星在一旁看的,好几次心都快提到嗓子眼里了,他总有一种感觉,简安纯似乎在找陌羽麻烦,他想不通其中原因,两人第一次见面不说,陌羽也只是个临替,怎么说都不会招惹到这位主演才对。 ]xJ. OUJy  
2jkma :$'  
]zIIi%  
  两人在第8次,总算成功完成了一整套连贯动作,导演看完回放,觉得还不太满意,说:“这里再改改,2号机从替身的正面录一段,准备,action!。” BmYX8j]  
]ZI@?H? O  
EF9Y=(0|  
  陌羽再次被钢丝吊到高空中,他顺着导演的意思,一开始直接刺剑的动作,改成了前倾俯冲姿势,钢丝快速下降一段距离,他刚提剑刺出,钢丝那头却猛一松,本就倾斜的姿势,使得他失去了重心,从低空中坠落。 dAOJ: @y  
K&"X7fQ  
Nm%#rZrN~Q  
  “啊!!!”有人被这状况吓得尖叫了起来。 jj ' epbA  
L(1} PZ  
vuJEPn%  
  一下失去平衡的陌羽,第一反应是把危险的剑甩开到无人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直直撞在简安纯身上。 I'2I'x\M  
Wu8zK=Ve(  
) <w`:wD  
  “嘶。”简安纯狠狠地吸了一口凉气,陌羽虽然长得不高大,可他毕竟是男子,胸口一阵疼,巨大的冲击力加上一个人的重量把他撞得摔在了地上,地上都是小碎石,背部也隐隐作痛。 L[`8 :}M  
QWC C  
?k^m|Z  
  陌羽右小腿阵阵生疼,应该是出血了,他身上还系着钢丝和锁扣,为了避免二次事故发生,只能先用手撑起上身,双腿跪在简安纯腰间两侧,开口道:“前辈,你没事吧。” h2?\A%  
.O&YdUo  
S5UQ   
  简安纯用手肘支撑起自己,背上隔得太疼了,听见他的话,边抬头边怒气冲冲地说道:“怎么可能没事……”说了一半的话在看清身上人的时候停住了。一番碰撞下来,陌羽衣服的领口松了,露出白皙皮肤,随着他呼吸,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束发带也不知去向,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这画面的冲击感太大。 NJQy*~P  
0&tr3!h\  
|=:hUp Jp  
  因为距离太近,简安纯甚至能看清他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动人心弦,瞳眸中甚至映出了他如今错愕的表情。 @zLyG#kHY  
G6JP3dOT  
z;N`jqo   
  陌羽见简安纯突然不说话,正准备问他是不是受伤了,莫行星百米冲刺一般冲到两人跟前,急问道:“你们没事吧…” ^E+fmY2a  
O+=}x]q*y  
sl P>;  
  简安纯终于回神:“没事。” .>1Y-NM  
<P]%{msGH  
1vJj?Uqc  
  几个工作人员快速来到他们身边,迅速的解开陌羽身上的锁扣。 PZ?kv4  
K&T.~2'>  
dqFp"Xe"%  
  身上的危险品被卸下后,陌羽慢慢站起来,却有些重心不稳地往前摔,莫行星伸手扶住他,低头一看那人左腿上处雪白的衣裙已是一片鲜红,拉过他的手,放到自己肩上,大喊道:“快拿医药箱来。” 4 DV,f2:R4  
RfT)dS+rAh  
2a 7"~z~  
  经纪人瞬间赶到简安纯身边,手脚利落地扶起半倒在地的简安纯,查看他的情况,发现他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以后还是用替身吧。” k_gl$`A  
=gZA9@]W2  
!>GDp>0  
  导演也过来关心简安纯的状况,这可是主演,要是受伤了,可能会耽误拍摄进度的。 LE?sAN  
Pw6%,?lQ  
by,3A  
  简安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受伤,见被人扶着,踮着脚脚走路的陌羽,他转头看向他们刚摔倒的地方,他的那把剑上,有明显的血迹,而本该在陌羽手上的剑,却落较远的地方。 F9A5}/\  
l?Ls=J*  
bPV;"  
  简安纯记得自己是正面持剑的,照刚那种情况,被刮伤的,应该不止陌羽一个人才对,难道是他用腿压住了?这才使得自己没有受伤么? j^h:*rw  
\pP1k.~UnC  
<@0S]jy  
  陌羽被莫行星扶到休息椅上,卷起裙摆,小腿肚被划开道一指长的口子,特别深,血流不止显得触目惊心,光是看到都觉得特别疼。 Wy /5Qw~s  
z&jASL  
Oa M~rze  
  拿着医药箱过来的医护,用矿泉水给他简单清洗了一下,但血还是一直流个不停。 BE54L+$p  
C+dz0u3s  
u0qTP]  
  医护见陌羽年纪不大,拿着药瓶和棉棒,准备上药前,先给他说一声:“这伤口太深了,必须去医院缝针,先做个紧急处理,你忍一忍,我尽量轻点。” N0 mh gEA  
DwWm(8&6;}  
)d|s$l$?7  
  “嗯,好。” kX)*:~*  
I<Mb /!TQ  
Il#ST  
  见他答应,医护随即动手上药包扎,止血药用了不少,再绑上几层绷带才勉强止住,由始至终,陌羽都没喊疼。 g(G$*#}o8A  
5s>>] .%  
_p^Wc.[~M  
  “先去医院缝针,还要打个破伤风。” @![1W@J  
6l2Os $  
+HgyM0LFg  
  刚刚钢丝操作是个新人,这人看到他腿上这么深的伤口,一个劲地在跟他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0vMKyT3 c  
O:imX>|u  
BQs\!~Ux2  
  “我没事,一点小伤。”陌羽见对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笑了笑,安慰道。 sN) xNz  
gN*b~&G  
[*5hx_4%B  
  “你没事才怪,这伤口这么深,缝针要留疤了,女孩子腿上有疤多难看啊!”方夕瑶围了过来,听见对方云淡风轻的话,紧张的大叫,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伤的人是她。 UXw I?2L  
~3%aEj  
abS3hf  
  陌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瑶姐,我是男的。” YtXd>@7  
~&"'>C#  
][XCpJ)8  
  副导演走过来,下令道:“陈彬,你开我的车送陌羽去医院,陌羽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其他事情,等伤好了再说。” xl,6O!aR  
`P$X`;SwE  
voJJoy%  
  还未等陌羽说些什么,他已经被众人抬上了黑色的轿车的后座上,陈彬接过车钥匙,发动车子,带着他去医院了。 JgV4-B0  
u<+"#.[2v~  
Tr;&bX5]H  
  “陌羽,你先睡一会吧,从这到市内的医院,大概有40多分钟车程,到了我叫醒你。” k?1e + \  
R38 \&F  
=?N$0F!  
  “那个,彬哥,我真的没事。”这对他来说只是个小伤,这比小时候被鬼怪戏弄所受的伤要轻多了。 kv2 H3O  
(`R heEg@f  
[@]i_L[  
  “这么深的伤口哪能没事,还是看看好些,你快休息会。” %zhSSB =BJ  
 lsgZ  
F;Q'R |HQ  
  陌羽揪不过他,只好开始闭目养神,许是一直吊钢丝在空中做动作比较耗体力,又流了不少血,他闭着眼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n;~'W*Ln0  
IGlM} ?x  
 &'?Hh(  
  把车停好后,陈彬喊醒了陌羽,扶着他下车后,又托着他一路往医院门口走,此处是X市最大的一所医院,人流量特别多。 y I[kaH"J  
'aS: Azb  
FV/lBWiQQ  
  陌羽右脚不敢使劲,怕又出血,他只能搭着陈彬的肩膀,单脚往前蹦着走。从停车场到医院大门一小段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甚至有不少人拿着手机对着他们一直拍照。 x&$8;2&.  
' t^ r2N/  
Qtt3;5m  
  陌羽有些莫名其妙,伤了腿有这么好看?忍不住低头去看,没什么特别的啊,还是一样的脚,一样的白裙,还有一缕缕长发…… kovJ9  
Sw>,Q-32  
B3I0H6O  
  陌羽嘴角抽了抽,刚刚匆匆忙忙地被众人送上车,他根本来不及换下戏服和卸妆,甚至连假发也没取下来。 \FnR'ne  
EOS[MjX+J  
-U;=]o1  
  不少人拍下了这一幕,长发及腰的美人,穿着一身素白的古装,裙边有着大片的血迹,明显受伤严重,身边高个子男生居然不知道把人背一下,就这么让美人自己单脚往前蹦,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渣男上了。 !wZIXpeL  
"s@q(J  
N9u {)u  
  陈彬并不知道大家眼中,自己成了渣男,他也是开车到一半才发现陌羽没换衣服,但那会陌羽已经睡着了,他就没倒回去。 6H;\Jt  
.}E@ 7^X  
7Jpq7;  
  陌羽好不容易蹦到诊室,给他缝针上药的医生和护士都吓了一跳,这么漂亮的美人,直到“她”开口说话,大家才发现他是个男孩子。 '<O.J(N~4!  
=<AG}by![  
h dqr~9  
  幸亏伤口没伤到主血管,医生叮嘱道:“好好好休息几天,伤口别碰水,别吃辛辣的东西,以后多注意点,这么小的孩子咋就去做武替呢,那么危险的职业.....” >x ]{c b/m  
mILCC} Kt  
o?I`n*u"X  
  陌羽没说啥,只是笑了笑,跟医生道谢后,正想自己去交钱,才想到他的包留在了大巴上,手机和钱都在里面。 N37CAbw0  
AdzdYZiM_  
&<cP{aBa  
  陈彬主动的给他付了医药费,等折腾好从医院出来时,已经接近傍晚了,陈彬带着陌羽吃了点清淡的东西,直接把他送回了家。 z9v70 q  
1k{H,p7  
}{[JS=A^  
  陌羽送别了陈彬后,才按下了门铃,屋门打开,陌尘看见来人,先是一愣后反应过来是自家弟弟,问道:“羽毛,你也开始玩cosplay了?” b27t-p8  
+6L.a3&(b  
cb/$P!j7  
  陌羽进屋,换下衣服后,才给她讲解白天发生的事,后者听完直接拿起手机拨号,对方接通后便是一声河东狮吼:“莫行星,限你在一小时内出现在我面前,还有带上羽毛的包和衣服!”不等对方回应,就直接挂断。 3@1$y`SN  
aFL<(,~r  
kZfj"+p_S  
  “.........”这一套动作可谓行云流水,陌羽根本没来得及反应,陌尘已经完成整套动作,怎么觉得自己说多了? 3(:?Z-iKe  
J8[aVG  
5JG`FRW!  
  在陌尘的强烈要求下,陌羽晚上并没有进行日常的锻炼,早早就回自己房间休息,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家里来人了。 \vuWypo  
#fXy4iL l  
+Q"XwxL<6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5 06-30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5楼  发表于: 2018-06-21 11:33:04  
第五章 L^Fb;sJYI  
$@~s O0q  
r(g# 3i4Q  
    隔天,陌羽难得睡到10点多才起来,转悠一圈才发现平时这个点还没起床的陌尘,竟然已经不在家了,心道:周末学校没课,难道是出门接活去了? B3E}fQm )  
zOYG`:/'  
JcC2Zn6  
  除灵师的工作其实不多,平时只超度那些不愿投胎转世的孤魂野鬼,偶尔驱除一些夺生人命的恶灵。除灵师接活,却是指有人用高价他们给家宅做法除灵,有点类似请风水师看宅的意味。 Fh}GJE   
NH+N+4dEO  
~e686L0j  
  鬼怪一般在午夜阴气最重之时现身,除灵工作也只能随之在夜间进行。这才导致了陌尘经常夜出早归,早上也特别爱睡懒觉,上课迟到更成了家常便饭。 z -'e<v;w  
Q3[nS(#Z/=  
B_"PFWwg  
  早上出门的活,百分之八十都是警察局的委托,基本都是用常理无法判断的灵异案件。除灵工作也相对危险,这样的活,目前都是陌尘去给容轩当助手,打打酱油之类,她出门之前必会给陌羽留下字条让他放心。 b{.Y?.U  
l=<},_]{  
-v9x tNg  
  陌羽快步走到客厅,茶几上并没有任何字条,证明陌尘出门并不是接了什么危险的工作。暗自松了一口气,抬头便看到沙发上放着他昨天背的包和换下的衣服,想必是学长特意送过来了。 k8,s<m  
i4)]lWnd  
EnEaUb?P  
  此时,包里他的手机响起,陌羽走过去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学长,不假思索地按下接听,道:“学长?” y]uBVn'u  
-gv[u,R  
UryHte  
  “羽毛,你昨天到底干啥去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陌尘的女高音。  X*`b}^T  
-`PLewvX  
>j&k:  
  “........姐??”陌羽拿下手机看一眼,来显他并没有看错,“你为什么拿着学长的手机?” +a^0Q F-7  
%Ybr5$_  
so A] f  
  “我手机忘带了,先不管这个。羽毛,你老实告诉我,你昨天到底干啥去了!今天的娱乐头版,你跟简安纯他......” e_3B\59k  
Q}1qt4xy*  
Wli!s~c5Fo  
  电话那头,莫行星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你冷静点,当时我也在场,这其中肯定是误会,说不定是炒作。嗷!你给我喷了什么....” 5IbCE.>iU  
<,J O  
u|(Iu}sE=  
  “你还好意思说,你在场羽毛受伤了不说,还被传出这样的新闻?”女高音似乎升了一个调。 *nwH1FjH  
  “.……”两人吵的,陌羽都没机会开口说话。 _Bhd@S!  
J5}?<Dd:  
;V bB]aUg  
  “啊!!鬼啊!!你别过来!!”陌羽把手机拿远了些,他这学长特别怕鬼,刚知道陌尘是除灵师时,几乎把她当成了神仙姐姐,后者却抓住学长这个弱点。动不动就施法招来孤魂野鬼吓唬对方。听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喊叫声,可怜的学长定是又被鬼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吧。 UK .=Y9  
G9CL}=lJ,  
Pxgal4{6  
  听尖叫声渐远,陌羽才拿近手机,正准备开口让陌尘别把人吓坏了,对方却先开口道:“羽毛,在家呆着别出门,我收拾完就回去!”接着便是一阵盲音。 0SJ(Ln`0K  
AH^'E  
Or-LQ^~  
  “..........”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陌羽无语地摇摇头,他姐刚刚好像还提到他和简安纯,还有说什么娱乐头条?? H^g&e$d0  
m[Qr>="  
}+F@A`Bm&  
  想到最近简安纯的各种花边报道,陌羽心底有了不好的预感,点开手机的浏览器,还没搜索关键字,就先看到一条娱乐头条的推送“劲爆!片场惊现“白衣女子”大胆勾引新晋艺人简安纯!!” X rut[)H  
W2A!BaH%  
!ozHS_  
  不出意外,今天的头条又是有关于简安纯的,他姐说的难道是这个?手指往上轻点,映入眼眸的是两张照片。 e?;  
#/)U0 IR)  
Ee=!bv(%70  
  第一张照片是个拍摄现场,能看到有许多人,照片中间有一黑一白两人,旁边还有不少的摄影器材和工作人员,除了中那两人,其余人的脸上都被打了马赛克。第二张则是放大的图,白色衣裙的人衣衫不整,长发凌乱,姿势相当暧昧地跪骑在躺地上的黑衣男子身上。 )b,FE}YX  
1(jx.W3  
T )bMHk  
  照片拍摄位置在白衣人的右侧,抓拍的时机非常到位,黑衣男子的脸被拍的无比清晰,正是简安纯那张帅脸,他正微微抬头,眼神不知是入迷还是诧异,仰视着身上的人儿,而白衣人的脸刚好被头发挡住了,只能依稀看到一点点白皙的皮肤。 @ZtvpL}e  
j{H IdP  
TtgsM}Fm  
  照片下跟着编辑大篇幅的讲解和分析两人之间的关系,底部的评论功能处,更是有一堆网友留言。 'N/u< `)  
TU9$5l/;g  
,?!MVN-  
 【握草!这是哪个凑不要脸的小婊砸!!放开男神让我来!】 rC6EgWt<V  
cZAf?,>u  
    【我的天,男神你这个眼神犯规啊!!】 ,+FiP{`  
E-#C#B  
$Eo-58<q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神!!居然喜欢这体位!!】 4"Mq]_D  
`Nv7c{M^  
}q:4Zh'l!  
    【求大神人肉,求大神爆料,这白衣人到底是谁!!】 mEbj  
{ApjOIxk  
3u9}z+q  
 【桥豆麻袋,只有我发现这白衣人肩比普通女人宽么?!】 aQ0pYk~(  
n^/)T3mz{  
Y\E7nll:.  
    【等下,我好像见过这个人,就在医院门口?!!】 A#]78lR  
9M@,BXOt  
KuMH,rXF  
  评论上大多数都是简安纯的女粉丝,“她”已经成了她们眼中的“情敌”,粉丝各种在骂“她”不要脸勾引男神,也各种要求简安纯出来澄清事实真相,同时有不少人说白衣人眼熟,像是某某学校的学生,评论下方还附带了不少与“她”相关的链接。 ^N O4T  
|^OK@KdL1  
*4c5b'u  
  曾经想象过自己会在娱乐圈红火,可也并不是以这样的方式……这一天天的都是些什么事?! c+:^0&l  
)%HIC@MM6  
{6>$w/+~  
  陌羽盯着新闻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光这照片姿势就够让人误会了,还被写成了娱乐头版,无巧不成书地还在医院被人拍到,他的身份迟早会被那群粉丝挖出来的,难怪姐在电话里反应那么大。 ME*A6/h  
yER  
;G*)7fi  
  陌尘知道他是同性恋的时候,非但没有没反对,还激动地拍着他的肩对他说:“记得要嫁就嫁个有钱有势的钻石王大帅比!!”甚至给他安排过一次相亲,却被放了鸽子,对方虽也是个除灵师,但打听到陌羽的情况就溜了,陌尘怕他伤心,就没再给他拉红线。 "1rT> ASWI  
Am#Pa,g  
FPu$Nd&\  
  同性恋虽以被社会接受,可愿意出柜的人并不是很多,这为数不多的人里,又有谁能接受一个既能看见妖魔鬼怪,还容易被妖魔鬼怪缠身的恋人? cpphnGj5  
2j$~lI  
h/*@ML+bB8  
  关掉软件,陌羽无力地坐到沙发上,揉了揉跳着疼的太阳穴,网上的照片大部分都看不到他的脸,但陌尘能认出来是他,说不好学校里也会有人认出他。 }bnodb^.7  
f\H1$q\p\  
t<e3EW@>>  
  他点开了学校的论坛,果然最新的几个帖子也是相关这个新闻的,甚至有人贴出了网站上在医院门口拍到的照片,还有几个同班的同学【@羽毛】问他这人是不是他。 vZXdc+2l  
j k&\{  
}|l7SFst  
  陌羽一连叹了好几口气,怎么都想不出比较好的处理办法,肚子咕咕作响,这才想起来自己起来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 i_av_I-  
C4gzg  
 Au*1-  
一看时间都接近午饭点了,陌羽起身走到厨房,决定先做点吃点,填饱自己的五脏庙,顺便把陌尘的那份也做了,见人一直没回来只好放锅里温着。 T5wVJgN>  
T2|os{U  
& 5QvUn  
  到了下午,陌尘终于从外面回来,进门就看见到坐那对着论坛帖子发呆的陌羽,冷不丁地就开口说:“这新闻是简安纯的经纪人弄出来的!” @QF;m  
~iq=J5IN#  
g-cg3Vso  
  陌羽还没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又被刚进门的陌尘说的话吓到,不由怪叫一声:“啊?” Wlp`D  
uYijzHQyD  
qf{HGn_9~1  
    一抹半透明的小身影从陌尘身后的白墙中飘了过来,他定眼一看,认出了这只野鬼:“小然?” R0-Y2v  
7yOBxb   
*pyC<4W  
  眼前这个小脸圆圆,长得特别可爱的孩子,因被父母抛弃后冻死在街边,当初遇到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生前的名字,因为害怕未来的父母还会抛弃自己,一直不愿投胎轮回成了一只野鬼,孩子特别很听话,可任谁超度不了那颗受伤的心,陌尘只好把他留在了身边,给他起了个小名,小然。 JY3!jtv  
gZ=$bR  
QRwOv  
  小然飘到陌羽面前,可爱的小脸上洋溢着笑意,兴奋地对着陌羽说道:“嘻嘻,陌羽哥哥,我去那公布新闻的报社看了,照片是那个简安纯的经纪人发给报社的。我还听说,就是单纯的想炒作一番,好让他提升知名度。” EB p g  
2m9qg-W  
E CPSE {  
  闻言,陌羽瞬间明白刚刚在电话里发生了什么,皱纹道:“姐,这点小事,你请鬼去查?” 38%"#T3#  
M%s!qC+  
e1hf{:&/G@  
  请鬼,顾名思义就是请孤魂野鬼来帮忙的意思。除灵师灵力再高也只是凡人之身,很多事情他们也有办不到或是天道不容的时候,所以他们学会了用这样的方式,去完成一些他们平时做不到的事,相对的被请来的鬼,完成任务后也会因此得到功德,这可以使得他们在投胎时,找到一户好人家。每次请鬼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灵力,且每个除灵师请鬼的次数是有限制的,若是超过了限制,会出现被鬼反噬的情况。 \jAI~|3  
^cuH\&&7  
cG4}daK]d  
  陌尘没有说话,换上拖鞋走到门边的梨木神龛前,从抽屉中拿出了三根螺纹的老山檀香,用两指夹着香杆置于胸前,一道火符闪过,三支檀香同时燃起来,檀香独有的香味顺着徐徐升起的轻烟飘散开来,熟练无比地插到了神龛的香炉上,开口道:“小然吃饭。” 5[~ C!t;  
7**zO3 H  
P=X)Ktmv  
  小然高兴地飘到神龛的顶上坐着,边吸食着除灵师独制的檀香,边给一脸担忧的陌羽解释道:“尘姐没有请我喔,只是招灵而已,对了,尘姐一直忙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 ~ }~d(  
!04 ^E  
1[\I9dv2  
  招灵此法术与请鬼不同,不需要大量的灵力操纵,只是把死魂请来问话,问完给他烧点祭品作为报酬便可。 qBZ;S3  
&uI33=   
IG~Zxn1o  
  “吃饭也堵不住嘴,这么多话!”陌尘瞪了小然一眼。 n,{  
rw75(Lp{  
6` 3kNk;  
  “........”小然幽怨地嘟起了小嘴,鬼吸食香又不用动嘴吃,不过看在今天尘姐给他点除灵师用灵力独制的檀香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好了。 (A-Uo   
jRxzZt4  
epcvwM/A  
  看着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藏不住的小心思,而陌尘则一副她什么都没做的模样,陌羽忍不住轻笑出声。他姐永远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担心的要死,不惜招灵去问,事后却不好意思让他知道。心底微微一暖,有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家人在,那篇引起轩然大波的绯闻似乎并不能影响到什么了。 #*3 vE& p  
`R*!GHro  
&+GbklUB~  
  陌羽起身去厨房,拿出一直温着的饭菜,摆到餐桌上:“姐,你总是不按时吃饭,对身体不好。” 01IfvK  
x[$ :^5V  
Y>K8^GS  
  陌尘撅了撅嘴,她这日夜颠倒的生活习惯,能按时吃才怪。却还是乖乖地坐到餐桌前吃了起来,嗯,羽毛的厨艺越来越好了。 xFyBF[c  
=UxKa`  
Kc+9n%sp  
  陌尘吃着香喷喷的热饭,转头见陌羽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想起那相关的报道,越想越生气,咬着筷子低声道:“那个叫简鹌鹑的为了炒作自己真是...真该抓几只小鬼放到他的工作室,吓死那个鹌鹑才好。” ~L.5;8a3Pe  
\p)eY#A  
NC|VZwQtm  
  陌羽抬头看她:“姐,被你师傅知道,又该罚你了。”陌尘小时候贪玩没少拿普通的鬼怪作弄人,经常被容轩罚到静室面壁试过,照师傅的原话便是:身为除灵师,不尽神职为民除害,还助纣为虐,成何体统!! GD!!xt  
F0'8n6zj  
vb`:   
  “切。”对着自家弟弟一脸“你敢做,我就敢告状”的态度,陌尘不爽地放过了那只“鹌鹑”。风卷残云一般把桌上的饭菜解决掉,走过来坐到陌羽旁边,似乎又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对他说:“羽毛,我让猩猩帮你推掉后面的戏了,学校那边为了避免麻烦,先别不着急回去了吧。” Apkb!"}>  
OGW0lnQ/  
V_KHVul  
  受了伤不说,还出了这样的事,不去也好,陌羽点头应道:“恩,也好。” WctGhGH  
6>h"Lsww  
'f6!a5qC  
  陌尘调皮地眨眨眼道:“今天师傅说,蜀山那边的村子里有人要请除灵师去做法除灵,你姐我被委派过去了。我听说蜀山风景不错,所以就同意了,刚好你陪我一起去吧。” E%$[*jZ  
_;-b ZH  
ZV[-$  
  陌羽没说话,只是一脸质疑地盯着她看,蜀山离这很远,容轩怎么可能派他这个一出门就闯祸的姐姐去除灵? ]K<7A!+@@p  
ZOL#Q+U  
`U{#;  
  陌尘被他看得有些心虚,立即改口道:“咳,其实是我那小师弟不想去,让我代替他去的。我们好久没出门玩了,一起去嘛,好不好。” v&`n}lS  
Ljk0K3Q6>  
:oJ!9\5  
  陌羽微微挑眉,其实是你威胁别人才对吧,见她兴奋无比的样子,也不戳穿她的话,点了点头算是答应陪她一起去。 MU1T="N^+  
Hlj3z3  
MA v-#  
  陌尘跳起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高兴地欢呼道:“耶!羽毛,我爱死你了,我去订车票,我们后天就出发!” T"E%;'(cp)  
~%sNPKjA  
x8&~  
  一直默默吃饭不吭声的小然,看看一阵风一般刮回房间的陌尘,又看看被她动作吓了一大跳的陌羽,暗自摇了摇头,心道:陌羽哥哥,你太单纯了,也太小看尘姐捣蛋闯祸的能力了。 l+?sR<e?!  
'he&h4fm  
5 ~"m$/yE  
       蜀山是传说中妖界的所在之地,传闻那处还出现过妖刀,——很久之前,灵力强大的人是可以操纵妖的,妖还会炼制妖刀,那可比现在除灵师自制的木剑灵符厉害多了——尘姐是听说了这个才想去的吧。 X&,a=#C^  
;AT~?o`n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5 06-30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6楼  发表于: 2018-06-21 11:58:56  
第六章 S`?cs^?  
nXnO]wXC  
G Za<  
      陌羽不知陌尘用了什么理由帮陌羽请了假,连她自己的都一并请好了。 &WGG kn  
V57tn6 >b  
rq>Om MQ67  
      蜀山在比较偏远的山区,那附近连飞机场都没建,唯有一个火车站在山脚不远处,两人便坐上了唯一一趟往返那个车站的特快列车。列车行驶了6个多小时,踏着刚冒出山头的朝阳到达了目的地——蜀山站。 #GT4/Ej}W  
&DgJu.  
b];? tP  
  陌羽第一次出远门,许是受到一路上陌尘兴奋无比的情绪影响,即使坐了这么久的车,他也并不觉得累。下了火车,陌尘如孩子出门郊游一般,跑到前头到处乱蹦,陌羽背着旅行包,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走。 -YHyJs-bU  
nofK(0TF  
O'} %Bjl  
  车站在山脚附近的村子边上,走出车站,没有高楼阻隔的天空特别宽阔,正值五月,夏天的微风迎面吹来,阳光照映着大片郁郁葱葱的田野,叽叽喳喳的麻雀在其中追逐嬉戏。陌羽之前只在网页或电视上看到这样的风景,一直觉得是美化出来的效果,如今看着眼前万里晴空的乡村美景,紧张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5L8)w5   
j? P=}_Ru  
YjM_8@ <  
  两天前的绯闻,因不少在医院门前拍了照的人把他的照片放了上网,他被校友认了出来。导致各方报社狗仔记者去到校门口围堵,闹了个鸡犬不宁,他的手机也被学校的电话和朋友的信息轰炸,最后他只好直接将手机关机,世界才得以寂静。 IrZ!.5%tV  
nd/.]"  
f.&((z?rC  
  陌尘一个健步冲到路边惊飞了不少正在处觅食的小鸟儿,幼稚举动引得陌羽轻笑出声,感受着空气中田野间独有的泥土气息,抬手舒展了下坐的有些僵硬的身子,他抬头眺望远处,便看到远方有几座高山,座座高耸入云,其中一处隐在云层处的山峰中,还能依稀的看到皑皑白雪。这座山好眼熟,他是不是在哪见过这座雪山?! 0ynvn9@t  
F ak"u'~  
M;Dk$B{;R  
  陌尘掏出手机翻看地图,走了一段,忽觉听不到身后的脚步声便回头去看,陌羽停在不远处,出神地看着那边的几座高山,她跑回来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喊道:“羽毛?怎么了?” 8 k%!1dyMB  
  “恩?没事。村子在哪?”陌羽转头看她。 h (1 }g/  
8S_v} NUm  
 + Y  
  “不是很远,在那边!”陌尘抬手指向了农田的那一头。 [C"[#7  
^Gs=U[**  
)m7 Yo  
  陌羽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条平整的水泥路,直至通往那头,那处有一棵高大无比的树,树后隐隐能看见小小的几间平房:“那我们走吧。” ?QXc,*=N  
K^'NG!  
wUbs9y<  
  走近,陌羽才看清这远离繁华的村庄,一条舒缓的小河轻轻地从村前流过,一座简易古朴的石桥,就这么不经意地搭从河的这边搭到河的那边,离桥不远处便是刚刚看到的那颗古树,树杆粗壮无比,比后面的平房还要高出许多,树冠枝叶茂盛,似凤凰羽毛的复叶舒展开来,遮挡住了夏日的阳光,绿叶随着微风飘荡,沙沙轻响。 $ }D9)&f;  
7CKh?>  
RC| t-(Z  
  古树的树荫底是一片空地,树根边上还有几个大石墩,几个本在嬉戏打闹的孩童,见到有不认识的外来人,纷纷停下打量着他们,陌尘了过去开口道:“小朋友,这里是不是陈家永安村啊?” OAhCW*B  
K!MIA  
)ZA3m _w]  
  几个孩子互相看了看,纷纷点头,其中一个瘦小的男孩走到最前面,似乎是孩子里最年长的一个,他开口问道:“哥哥姐姐,你们找谁啊?” ,`ZIW  
`Ko6;s#  
Bco_\cpt]z  
  陌尘走过去,蹲下与小孩对视说:“你们村长陈明在么?” _Bh ^<D-  
M!e$h?vB  
c5t],P  
  男孩沉默了好久,才再开口:“.....恩,村长家在那边。”边说边指向村子里为数不多的高房中的其中一间。 2}^fhMS  
[N-t6Z*  
ATb[/=hP<R  
  陌羽微微皱眉,整个村子几乎都是老式的平房或四合院,唯有男孩所指的这间是简易的现代三层房,在这朴素的村子里,额外显眼,更显得它与这村子格格不入。 LmKG6>Q1#1  
8=#J:LeXj  
C/w!Y)nB=  
  似乎是听到人声,古树最近的一间平房里,走出来一位穿着朴素的老者,几个小孩看到老人,高兴地跑过去围住了他,齐齐喊道:“陈爷爷。” ZKv^q%92  
_m+64qG_8'  
7Q>*]  
  陈老摸了摸抱着他腰的孩子的脑袋,和蔼可亲道:“哎。葱头,是不是有外人来了?” Uu9*nH_  
; iK9'u  
-m.SN>V  
  “恩,这位漂亮的大姐姐说要找村长。”刚那小男孩伸手把这位老人扶到树边的石墩上坐,才回答道。 T!T6M6?  
?1z." &  
\v'\ Ea~  
  闻言,陈老转头看向桥边的人影处,语气比和孩子们说话要平淡许多,他说道:“要是来砍树的就走吧,这凤凰木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砍掉的。” )aOPR|+  
7;UUS1  
}BpCa6SAs  
  一般人跟别人说话,都会看着对方的脸,陈老却明显的只是看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说话,陌羽疑惑地看向他的眼睛,本该乌黑发亮的双目,微微发白,这是老人的眼疾,白内障,才导致了他的视力衰退。 ) DzbJ}  
UoLvc~n7  
IfH*saN7  
  陌尘站起身,似乎是怕陈老耳朵也不好使,走近了些大声道:“老爷爷,我们来不是来砍树的。” )4hb%U  
MMpGI^x!-X  
AC$:.KLI  
  陈老隐隐看清了来人,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穿着时尚,不像是之前五大三粗、满嘴粗话嚷嚷着要砍树的人一伙,喃喃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39w|2%(O.  
Ri}n0}I  
.7ZV: m  
  陌羽走到凤凰木边上,抬手轻轻抚上灰褐色的树干,树上没有任何虫害的现象,老一辈的人都很念旧,更何况是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见陈老如此珍惜这门前的凤凰木,忍不住问:“老爷爷,这树...” /GK1}h  
<3wfY #;><  
z4 snH%q  
  话还没问出口,身后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你们是容大师派来做法的?”语气带着些许不确定,似乎是在疑惑,容大师怎么会派来两个看着才刚成年的小孩? `@acQs;0  
_oB!-#  
ov{  
  听到来人的声音,陈老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没说话,那叫葱头的小孩对着来人不情不愿地喊了声:“村长。” =+T$1  
OIuEC7XM^C  
h|_E>6d)  
  陌羽回头,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40岁男人,从石桥的那头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村民。陌尘对这人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在乎,见孩子喊他村长,对方还能说出自己师傅的名号,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带着云纹的信纸,信步走过去递到陈明面前:“这是你们的委托书吧。” 4v"9I(  
@w)Vt $+b]  
a)+;<GZ~  
  陈明低头,纸上的委托人就是他的名字,委托的详细内容也他请求的内容分毫不差,底部委派人的名写的是:星尘,名字旁边盖着除灵事务所独有的湖蓝色如意云纹。 ,~@Nhd~k  
O<0G\sU  
.Y8z3O  
如此看来眼前这位叫“星尘”的小姑娘,真的是容大师派来为他们驱魔做法的了,他语气一转说道:“是我们的委托书没错,星尘姑娘不远千里的来这,一路上也累了吧,先到我家休息一会吧。”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U{2[n F  
nMK,g>wp  
e5!LbsJv  
  陌羽听到陈明喊名字时微微一怔,除灵师在委托书上不会写自己的本名,他姐在委任书上写名字更是别具一格,每次都是用各种中二的网名,像什么“尘女神”“尘尘如律令”之类的,搞得之前那些委托人都以为自己请了个神经病而不是除灵师,这回是难得用了个比较正常的。 : GZx-  
jpl"KN?X  
%<|w:z$vp  
  陌尘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把委托书塞回包里,拉上陌羽跟着陈明一起往他家走去:“陈村长,别姑娘长姑娘短的,直接喊我名字就行。” |fx*F}1  
vjy59m  
6dG:3n}  
  陌羽两人跟着陈明穿过村子的小路,就路过的平房来看,这村子还挺大的,少说有几百户。走了一会终于来到了刚看到的那座三层房子,陈明用钥匙打开大铁门,领着他们走了进去。 KaJCfu yp  
#S57SD  
Oy :;v7  
  陈明招呼两人坐到了客厅的木制沙发上,趁着陈明去倒茶水的空档,陌羽环视了一下房子,80平米左右的房子,家电家具一应俱全,一点儿不比城里的房屋逊色。 Y<'T;@  
|U*wMYC  
XwKB+Yj0  
  “来,先来喝点水。”陈明端着两杯茶水过来。 jl;%?bx  
Hshm;\'  
}uJH!@j  
  “谢谢。” v !~lVv&  
PVGvjc  
'%@fW:r~  
  接过杯子后,陌尘先开了口:“陈村长,委托书上你说怀疑村子里闹鬼,大概情是?”如果只是小鬼,一会就能解决了,赶紧把事解决完,她就可以去游山玩水。 N`FgjnQ`  
rkF]Q_'`t;  
<P)vx  
  陈明见她这么积极,瞬间觉得这次找除灵事务所来帮忙真是太对,他坐到两人对面的座位上,缓缓说道:“村头那老树你们也看到了吧,这一年来,村里只要有女子怀孕,路过那树,便说她们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一个两个的话,还能说是幻听,但整整一年下来,所有怀孕的女子都说能听见哭声,搞得是人心惶惶,前不久有两个怀胎7月的孕妇吓得胎儿不保,胎死腹中了。我听老一辈说请过仙人做法,后听说你们的事务所,便下了委托书。” K:!|xr(1d  
i ez@j  
DYJ F6O  
  听这说法,明显是鬼在作祟,胎死若是那鬼所为,怕是已成恶灵了,陌尘转头看向了陌羽,后者微微摇了摇头,跟她一样没感到邪气,她问:“那两个孕妇呢?” [FHSFr E,5  
 FSaCbs(  
:zXkQQD8`  
  这时刚跟在陈明身后的两个村民也走了进来,其中高个子一脸愁容,指向旁人说道:“他媳妇取死胎时,大出血死了,我媳妇虽然没事,但精神恍惚,整天不吃不喝的。” >wiW(Ki}  
s2-`}LL  
).[Mnt/Ft  
  听到这里,陌羽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他没有灵力不能驱魔,但经常跟着陌尘接活,知道鬼怪也是有鬼修道行的。 f; <qGM.#|  
ou;E@`h;x  
_~?N3G  
  一般的野鬼靠吸食供奉自己的香火增加道行,这种方式缓慢,基本是一年一年的慢慢增涨,但只要完成它们的遗愿,它们便会乖乖接受超度,投胎转世。而恶灵则不同,因为生前怨气太重,它们会报复生人,通过祸害生人性命获取道行,害一条人命便是涨30年。 $Hr qX?&r  
<!ewb=[_$  
x7qVLpcL3z  
  按现在的情况来说,恶灵已害生三人,接近百年鬼修,不好对付不说,若是它的怨气过重,村子里的生人都会有危险。 j]uL 9\>  
3<ikMUq&  
cO9aT  
  “SHIT!!胎儿就算了,大人也死了你怎么不早说啊!!”陌尘直接炸毛,这趟活抢的简直亏大发了,当初就不应该贪这点车票钱!!! `:hEc<_/  
ZJCD)?]=3  
\ W3\P=  
  “...”陈明被突然跳起大喊的陌尘下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W,<P])  
h,-8( S  
0/7y&-/(  
  陌羽解释道:“除灵事务所,有给你说过,若是有人死了要在委托书上注明的吧。” 8`e75%f:2  
yi7m!+D3  
=|)W#x9=  
  “...两孩子和我媳妇是三天前才出事的。”一直没说话的村民,沉默了半响开口。 0G-M.s}A  
`Zn2Vx  
NdpcfZ q  
  “.....”意思是给委托的当天晚上才发生的,陌羽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转过头瞄了一眼,不出所料,他姐的眼神已经接近暴走了。 ZeVb< g  
CRK%%;=>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2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鲜花x12 +36 06-30 感觉很有趣呢!元素蛮多的,期待下文!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5 06-30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锡er 离线 QQ绑定用户
欲加之罪何患无瓷。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欢快之小溪
UID: 1328405
总积分: 3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7
城堡币: 610 个 充值
经验值: 3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3 点
转盘点: 16 点
9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6(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3
最后登录: 2018-09-21
[18]蛋[0]



7楼  发表于: 2018-06-30 20:13:58  
Re:【非首发】宠雀开屏 (2018.06.30更至七章)
       第七章 ;x.xj/7  
Y<X,(\iEHP  
<a@'Pcsk  
       许是觉得陌尘的眼神比村里闹鬼还要可怕,陈明几个比她年长的不敢再多说什么,听着她指挥,在各家各户门前贴上了黄符。 VH&6Tm1  
!oTF2Q+C  
") Xy%C`J  
  符贴好后已近傍晚,陌尘忙完这些,说出要验看尸体,看能不能找出作祟的是什么恶灵。 Xne{:!btw  
)*[3Imq/  
B2UQO4[w  
        陈明忙点头答应,怕再生事端,尸体早被安葬,他只好招来数十个村民一起去后山墓地。就在他们要刚把坟里的棺材挖出来时,几个死者家属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大吵大闹,死活不让他们动那棺材。 !(=bH"P  
l@-J&qG  
vO#4$ ,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从人群中奔出来,扑跪到坟边哭得上气不接气,悲愤万分地指着为首的陈明哭喊,“什么恶灵野鬼,要是真有神鬼,为啥我拜了那么久的菩萨,她都不显灵来救救我家的孩子呢!就是村头那棵妖树在作怪,我女儿都说那有婴儿啼哭,你们就是不肯砍掉!!现在人都死了,你们还不让她们入土为安么!!我可怜的女儿啊——” $i@~$m7d-  
`&2AN%Xz  
?(Dk{-:T'  
  普通人不信世间有神鬼之说,情有可原,老人用了大半辈子把儿女拉扯大,就盼着孙儿承欢膝下,如今却是阴阳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村长不为自己孩子做主就算了,还信两个不知哪来的孩子的鬼话,还要挖坟开棺,这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PqMU&H_  
[ F id  
\hSOJ,{)U  
  陈明别过头不忍再看,他身旁自称是孕妇丈夫的男子,眼圈微红,默默地半跪在妇人身后,老妇人哭得几乎断气,只能靠在女婿腿上勉强支撑,才不至于躺在地上。 @}&o(q1M0  
; qT~81  
bqmOfGM  
        问讯赶来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大地跟着说个不停。 [([?+Ouy  
%zg&eFRHI  
uVJ;1H!  
        “就是,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 ” Z{/0 P  
        “孤儿寡母的,女儿死了,你们还要折腾人家……” 't3/< h<  
v%t "N  
OA#AiQUR  
  陌羽不看七嘴八舌的人群,走过去单膝着地蹲在妇人面前,他伸手抚过那哭红的双眼,再转而抹去她脸颊上的眼泪:“老夫人,我们就是为了让您的孩子能入土为安才来的。我们只开棺看一眼,看完就原封不动地将她们安葬,给她们超度做法。有缘的话,下辈子定会再投胎为您膝下的儿孙。” 7o?6Pv%HJC  
U[5  
A!}Wpw%(/  
  许是陌羽温柔的话语,加上那句再为她的孩子触动了她,老妇人满目沧桑地看向了女儿的坟墓,泪眼模糊间竟看到一抹小孩的魂魄,乌溜溜的小眼,圆圆的脸蛋,像极她女儿小时候,小孩脚步蹒跚地走到妇人面前,伸出圆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像是学陌羽方才的动作在为她擦泪,小嘴一张一合地对着她说一句话,便消失了。 SJhcmx+  
F5Tah{  
U#v??Sl  
  老妇人瞪大了眼睛,虽然听不到孩子的话,但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孩子喊了她一声“奶奶”,边闭上眼落泪边点头示意众人挖墓开棺。 Q5'DV!0aSv  
aagN-/mgm  
*RKYdwnb  
  本来以为开棺免不了一番争吵的陈明几人,见陌羽只用一句话便劝服了老人,不由有些惊讶,连同一起那群叽叽喳喳的群民都安静了些。  ol^J-  
@;m7u  
z38&7+  
  陌羽似乎不在意旁人怎么样,对着老妇人道了声:“谢谢。” Nq>74q]}n8  
        起身拍了拍膝盖上土,转身走到陌尘身边,陌尘见事情摆平了,隐隐松了口气,把准备好的一把檀香拿了出来,她掏出一道红色的火符,在香上头扫过所有香便全部被点燃了。  WTi8  
7VkT(xnm  
l ,0]iVJ  
  人群中有人发出吸气声,竹细檀香这么大一把,少说有30根,让他们自己来点,要好几分钟才能全部点燃。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却这么一扫,香就燃了,人群中本想发表意见的婴儿家属们,没敢再开口阻拦。 {<7!=@j  
mjUln8Jc  
\gferWm  
  陌羽见到她拿出香那一刻,嘴角抽了抽,这也太多了,还没来得及问话,就被烟熏了眼睛,好在陌尘点完,就把香插到坟前,两人对视一眼,无比默契地向着墓碑鞠了一躬,齐声道:“多有得罪。” )24r^21.q  
mXnl-_  
xcfEL_'o  
  完成一系列动作,陌尘用特别小的声音说了句:“小然吃饭。” |<&9_Aq_  
@K`2y'#b  
M{$EJS\d=  
  一抹白色的幽魂,从刚妇人见到的小孩消失处浮现,他欢快无比地飘到墓碑前,才吸一口,小脸便是一皱,嫌弃地说:“尘姐,这香做的太假了,好难吃……” U1<EAGo|  
7r#U^d(  
'r6s5 WC  
  陌尘瞪了他一眼道:“好了,挖吧。” Y9fktg.  
k4te[6)  
NDLk+n  
  众人齐齐拿起铲子开始挖,陌羽静静地站在墓碑旁,看着坐在墓碑上一脸“不吃会浪费,吃又太难吃了”的小然。 &6nOCU)  
ej dYh $  
,Z*Fo: q  
  他早看出这死的三人死魂早已不在,没过头七是不能去投胎的,跟陌尘对视一眼,也从她眼中看出了同样的结论,因此在看到来那群家属冲过来阻拦时,陌尘就悄悄地向陌羽使了眼色,在众人争吵不休时,她把牛眼泪摸在了陌羽手上。 zJNiAc  
_y{z%-  
JgXP2|Y!  
  牛眼泪加上陌尘的灵力,能让普通人短时间内看到鬼魂,本来看不清灵异物的普通人,偶然能看到,浮现在眼前的鬼,便是他们心目中所想的东西。这才有方才老妇人误以为看到孙儿魂魄的一幕,这一幕在姐弟两眼里,只是小然一蹦一跳地跑到老妇人面前扮了个鬼脸而已。 xj~ /C5@  
,w%cX{  
kxU <?0  
  夕阳西下,黑夜降临,棺材终于被挖了出来,几个男子把它抬放在墓边上,陌尘围着木棺转了一圈,没发现有尸变的迹象,轻拍棺木道:“开棺吧。” v[VUX69  
YnC7e2  
-.= q6N4  
  棺材被打开后,一阵刺鼻的尸臭味传来了出来,负责开棺的两人,闻到这令人恶心干呕的臭味,都不敢去看棺材内的尸体,棺材盖往地上一扔就捂住口鼻,退开好远。 t?H.M  
490gW?u  
C YA#:  
  人才死三天,家属在第二天就立刻将其封棺安葬,尸体不该有这么刺鼻的尸臭。 L<bZVocOb_  
/Y:1zLs%  
pfS?:f<+6"  
  陌羽来到棺边往里看,难产失血而死的女子,面目全非,双目微睁,身上穿着的寿衣还洁白如雪,裸露在外的皮肤腐烂处却不显任何血色,额外惨白,唯独喉咙处的一道血线伤口还鲜红如血。这模样太诡异、太骇人,难怪被家属第二天就安葬了。 Eyu]0+  
6@kKr  
dj,7lJy  
        陌羽看着那鲜红的血线微微皱眉。 ^mr#t #[e  
' O1X+  
  难产而死的女子会化为产鬼,产鬼会缠上活着的孕妇,阻碍其生产。产鬼出现的时候,和人间的女子是很难分辨的,唯一的区别是产鬼的喉部有一道叫做“血饵”的红线,产鬼就是靠这条红线进入孕妇腹内的,然后它会将这条血饵接在胞胎上,致使孕妇无法生产。 e6n1/TtqM  
~ qe9U 0  
jT/SZ|S  
  女子三天前怕是要早产了,孩子却被产鬼附体,最后孩子胎死腹中,她也因失血过多丧命。现在被害死的三人,魂魄又没有回来,该不会…… b6%T[B B  
=Ly7H7Q2  
t]1j4S"pm  
  “啧,四只刚好凑一桌麻将。”陌尘看了一眼尸体,转身去翻带过来的背包。 j.O7-t%C  
[wB-e~   
xo#&&/6  
  “....什么麻将?!”陈明捂住鼻子凑了过来,还没看清尸体就听到她这一句话,连退了好几步。 1{\{'EP{  
-kY7~yS7  
z-(@j;.  
  陌尘拿着八卦罗盘,调皮地对他投去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没什么,我看看还缺不缺牌友,让它们加我一个。” ud xLHs  
1;E[Ml  
`M?C(  
  天色已全黑下来,后山只有几盏路灯并不亮,微凉的山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陌尘这话声音比前面一句都大,在场众人几乎都听清了,配加上她此时半笑不笑的表情,顿觉后背阵阵发凉,这可是他们祖祖辈辈的墓山,这年轻的姑娘竟说要在这找打麻将的牌友?! ]eA<  
NQS@i'W=g  
seWYY $$  
  看着快挤成一团的村民,陌羽无奈地摇了摇头,语气颇为温柔地开口:“好了,封棺入土后我们在这做法,你们回家后记得把门关好。” J5Rr7=:*S  
DArEIt6Q  
>o #^r;  
  听到这话,大家连忙七手八脚的上前把棺封上埋回原处,刚刚还想见识怎么超度驱魔的人,都不敢多呆,争先空后地各回各家。 Pnq[r2#]:  
.&d]7@!qy  
]|g{{PWH  
  见闲杂人等都走光后,陌尘这才把包里的罗盘平放在墓碑上,罗盘与风水罗盘相似,中间有个小小的指针,外围是二十四方位,从北方开始依次序排列分别是壬子癸、丑艮寅、甲卯乙、辰巽巳、丙午丁、未坤申、庚酉辛、戌乾亥等。共二十四个方位,两者唯一不同之处,便是指针下有一圈让人看不懂的符文。 QW :-q(s  
M##h<3I  
a x1  
  “八方辟邪,现成真姿。”随着陌尘一声咒语,罗盘上的符文闪烁起淡淡蓝光,指针疯狂转动几圈后,指向了陌尘身后,悠悠的蓝光分别跳跃在了乾、艮、坤、巽四个方位上方。 U1(<1eTyu  
  陌羽靠过来看了一眼,陌尘背对的方向正是村头小桥所在的路口,乾艮坤巽属木,两人诧异地对视一眼,同时转身看向村头。 5^'PjtW6  
       在微弱的月光中,那棵鲜绿巨大的凤凰木尤为明显。 cQEK>aAd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2 条评分
日暮秋风起ˉ 鲜花x3 +9 07-03 感觉很精彩啊!应该查了不少资料吧!
日暮秋风起ˉ 城堡币 +34 07-03 更新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中国的首都是? 正确答案:北京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